当前位置:首页 > 童话 > 安徒生童话故事 >

一个会变魔术的女人的花园

文章来源:神话传说故事网   发布时间:2015-04-19   点击数:
    当加伊没有回来的时候,小小的格尔达的心情是怎样的呢?他到什么地方去了呢?谁也不知道,谁也没有带来什么消息。有些男孩子告诉她说,他们看到他把雪橇系到一个漂亮的大雪橇上,开上街道,滑出了城门。谁也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许多人流过眼泪,小小的格尔达哭得特别久,特别伤心。后来大家认为他死了--落到流过城边的那条河里淹死了。啊,那是多么黑暗和漫长的冬天日子啊!
 
    现在春天带着温暖的太阳光来了。
 
    “加伊死了,不见了!”小小的格尔达说。
 
    “我不相信!”太阳光说。
 
    “他死了,不见了!”她对燕子说。
 
    “我不相信!”它们回答说。最后,小格尔达自己也不相信了。
 
    “我将穿起我的那双新红鞋,”她有一天早晨说,“那双加伊从来没有看到过的鞋。然后我就到河边去寻找他!”
 
    这时天还很早。她把还在睡觉的老祖母吻了一下,于是便穿上她的那双红鞋,单独走出城外,到河边去。
 
    “你真的把我亲爱的玩伴带走了吗?如果你把他还给我,我就把这双红鞋送给你!”
 
    她似乎觉得波浪在对她奇怪地点着头。于是她脱下她最心爱的东西--红鞋。她把这双鞋抛到河里去。可是它们落得离岸很近,浪花又把它们打回岸上,送还给她。这条河似乎不愿意接受她这件心爱的东西,因为它没有把她亲爱的加伊夺走。
 
    不过她以为她把这双鞋抛得不够远。因此就钻进停在芦苇中的一只船里去。她走到船的另一端,把这双鞋扔出去。但是这船没有系牢,她一动就把船弄得从岸边漂走了。她一发现这情形,就想赶快离开船,但是在她还没有到达另一端以前,船已经离开岸有一亚伦远了。它漂得比以前更快。
 
    小小的格尔达非常害怕,开始大哭起来。可是除了麻雀以外,谁也听不见她;而麻雀并不能把她送回到陆地上来。不过它们沿着河岸飞,唱着歌,好像是要安慰她似的:“我们在这儿呀!我们在这儿呀!”这船顺流而下。小小的格尔达脚上只穿着袜子,坐着不动。她的一双小红鞋在她后面浮着。但是它们漂不到船边来,因为船走得很快。
 
    两岸是非常美丽的。岸上有美丽的花儿和古树,有放着牛羊的山坡,可是却没有一个人。
 
    “可能这条河会把我送到小加伊那儿去吧。”格尔达想。
 
    这样她的心情就好转了一点。她站起来,把两边美丽的绿色的河岸看了好久。不久她就来到了一个很大的樱桃园。这里面有一座小小的房子,它有一些奇怪的蓝窗子和红窗子,还有茅草扎的屋顶,外面还站着两个木头兵:他们向所有乘船路过的人敬礼。
 
    格尔达喊他们,因为她以为他们是真正的兵士。他们当然是不会回答的。她来到了他们的近旁,河已经把船漂到岸边了。
 
    格尔达更大声地喊起来。这时有一个很老很老的女人拄着拐杖走出来了:她戴着一顶大草帽,上面绘着许多美丽的花朵。
 
    “你这个可怜的小宝贝!”老女人说,“你怎么会在这个浪涛滚滚的河上,漂到这么远的地方来呢?”
 
    于是这老太婆就走下水来,用拐杖把船钩住,把它拖到岸旁,把小小的格尔达抱下来。
 
    格尔达很高兴,现在又回到陆地上来了,不过她有点害怕这位陌生的老太婆。
 
    “来吧,告诉我你是谁?你怎样到这儿来的吧。”她说,格尔达把什么都告诉她了。老太婆摇摇头,说:“哼!哼!”当格尔达把一切讲完了,问她有没有看到过小加伊的时候,老太婆就说他还没有来过,不过他一定会来的,格尔达不要太伤心,她可以尝尝樱桃,看看花儿,它们比任何画册上画的都好,因为它们个个都能讲一个故事。于是她牵着格尔达的手,把她带到小屋子里去,把门锁起来。
 
    窗子开得很高;玻璃都涂上了红色、蓝色和黄色。日光很奇妙地射进来,照出许多不同的颜色。桌上放着许多最好吃的樱桃。格尔达尽量地大吃一通,因为她可以多吃一点,没有关系。当她正在吃的时候,老太婆就用一把金梳子替她梳头发。她的头发髦成了长串的、美丽的黄圈圈,在她和善的小面孔上悬下来,像盛开的玫瑰花。
 
    “我老早就希望有一个像你这样可爱的小女孩,”老太婆说,“现在你看吧,我们两人会怎样在一起幸福地生活!”
 
    当老太婆梳着她的头发的时候,她就渐渐忘记了她的玩伴加伊,因为这个老太婆会使魔术,不过她不是一个恶毒的巫婆罢了。她只是为了自己的消遣而耍一点小幻术,同时她想把小小的格尔达留下来。因此她现在走到花园里去,用她的拐杖指着所有的玫瑰花。虽然这些花开得很美丽,但是不一会儿就都沉到黑地底下去了:谁也说不出,它们原来究竟是在什么地方。老太婆很害怕:假如格尔达看见了玫瑰花,她就会想起自己的花,因此也就记起小小的加伊,结果必定会跑走。
 
    她现在把格尔达领到花园里去。嗨!这里面是多么香,多么美啊!这里盛开着人们能够想象得到的花儿和每季的花儿:任何画册也没有这样多彩,这样美丽。格尔达快乐得跳起来。她一直玩到太阳在高高的樱桃树后面落下去为止。于是她到一个美丽的床上去睡;鸭绒被是红绸子做的,里面还有蓝色的紫罗兰。她在这儿睡着了,做了一些奇异的梦,像一个皇后在新婚的那天一样。
 
    第二天她又可以在温暖的太阳光中和花儿一起玩耍--这样过了好几天,格尔达认识了每一种花。花的种类虽然多,她似乎还觉得缺少一种,不过究竟是哪一种,她可不知道。有一天她坐着呆呆地看老太婆草帽上绘着的花儿:它们之中最美丽的一种是一朵玫瑰花。当老太婆把所有玫瑰花藏到地底下去的时候,她忘记把帽子上的这朵去掉。不过一个人如果不留神,结果总会是这样。
 
    “怎么,这儿没有玫瑰花吗?”格尔达说。
 
    于是她跳到花畦中间去,找了又找,但是她一朵也找不到。这时她就坐在地上哭起来:她的热泪恰恰落到一棵玫瑰花沉下去的地方。当热泪把土润湿了以后,这棵玫瑰就立刻冒出来,开着茂盛的花,正如它坠入土里时那样。格尔达拥抱着它,吻了玫瑰花朵,于是她便想起了家里的那些美丽的玫瑰花,同时也想起了小小的加伊。
 
    “啊,我耽误了多少时间啊!”小姑娘说。“我要去找小小的加伊!你们知道他在什么地方吗?”她问那些玫瑰花。“你们知道他死了没有?”
 
    “他没有死!”玫瑰花朵说。“我们曾经在地里呆了一个时候,所有的死人都在那里。不过加伊并不在那里!”
 
    “谢谢你们!”小小的格尔达说。于是她走到别的花朵面前去,朝它们的花萼里面看,并且问:“你们知道小小的加伊在什么地方吗!”
 
    不过每朵花都在晒太阳,梦着自己的故事或童话。这些故事或童话格尔达听了许多许多,但是没有哪朵花知道关于加伊的任何消息。
 
    卷丹花讲了些什么呢?
 
    你听到过鼓声“冬--冬”吗?它老是只有两个音调:冬--冬!请听妇女们的哀歌吧!请听祭司们的呼唤吧!印度的寡妇穿着红长袍,立在火葬堆上。火焰朝她和她死去了的丈夫身体燎上来。不过这个印度寡妇在想着站在她周围的那群人中的一位活着的人:这个人的眼睛烧得比火焰还要灼热,他眼睛里的火穿进她的心,比这快要把她的身体烧成灰烬的火焰还要灼热。心中的火焰会在火葬堆上的火焰里死去吗?
 
    “这个我完全不懂!”小小的格尔达说。
 
    “这就是我要讲的童话。”卷丹花说。
 
    牵牛花讲了些什么呢?
 
    在一条狭窄的山路上隐隐出现一幢古老的城堡。它古老的红墙上生满了密密的常春藤。叶子一片接着一片地向阳台上爬。阳台上站着一位美丽的姑娘。她在栏杆上弯下腰来,向路上看了一眼。任何玫瑰花枝上的花朵都没有她那样鲜艳。任何在风中吹着的苹果花都没有她那样轻盈。她美丽的绸衣服发出清脆的沙沙声!
 
    “他还没有来吗?”
 
    “你的意思是指加伊吗?”小小的格尔达问。
 
    “我只是讲我的童话--我的梦呀!”牵牛花回答说。
 
    雪球花讲了些什么呢?
 
    有一块长木板吊在树间的绳子上。这是一个秋千。两个漂亮的小姑娘,穿着雪一样白的衣服,戴着飘有长条绿丝带的帽子,正坐在这上面打秋千。她们的哥哥站在秋千上,用手臂挽着绳子来稳住自己,因为他一只手托着一个小碟子,另一只手拿着一根泥烟嘴。他在吹肥皂泡。秋千飞起来了,五光十色的美丽的肥皂泡也飞起来了。最后的一个肥皂泡还挂在烟嘴上,在风中摇摆。秋千在飞着;一只像肥皂泡一样轻的小黑狗用后腿站起来,也想爬到秋千上面来。秋千继续在飞,小狗滚下来,叫着,生着气。大家都笑它,肥皂泡也就破裂了。一块飞舞的秋千板和一个破裂的泡沫--这就是我的歌!
 
    “你所讲的这个故事可能是很动听的,不过你讲得那么凄惨,而且你没有提到小小的加伊。”
 
    风信子讲了些什么呢?
 
    从前有三个美丽的、透明的、娇滴滴的姊妹。第一位穿着红衣服,第二位穿着蓝衣服,第三位穿着白衣服。她们在明朗的月光中,手挽着手在一个静寂的湖边跳舞。她们并不是山妖。她们是人间的女儿。空气中充满了甜蜜的香气!这几位姑娘在树林里消逝了。于是香气变得更浓厚。三口棺材--里面躺着这三位美丽的姑娘--从树丛中飘到湖上来。萤火虫在它们上面飞,像些小小的飞灯一样。这些跳舞的姑娘们在睡觉呢,还是死去了。花的香气说她们死了,同时暮钟也在发出哀悼的声音!
 
    “你们使我感到怪难过的,”小小的格尔达说,“你们发出这样强烈的香气,我不禁要想起那几位死去了的姑娘。嗨,小小的加伊真的死了吗?玫瑰花曾经到地底下去看过,它们说没有。”
 
    “叮!当!”风信子的铃敲起来了。“我们不是为小小的加伊而敲--我们不认识他!我们只是唱着我们的歌--我们所知道的唯一的歌。”
 
    格尔达走到金凤花那儿去。这花在闪光的绿叶中微笑。
 
    “你是一轮光耀的小太阳,”格尔达说。“请告诉我,假如你知道的话,我在什么地方可以找到我的玩伴?”
 
    金凤花放射出美丽的光彩,又把格尔达望了一眼。金凤花会唱出一支什么歌呢?这歌跟加伊没有什么关系。
 
    在一个小院落里,我们上帝的太阳在春天的第一天暖洋洋地照着。它的光线在邻人屋子的白墙上滑行着。在这近旁,第一朵黄花开出来了,在温暖的阳光里像金子一样发亮。老祖母坐在门外的椅子上,她的孙女--一个很美丽的可怜的小姑娘--正回到家里来作短时间的拜望。她吻着祖母。这个幸福的吻里藏有金子,心里的金子。嘴唇是金子,全身是金子,这个早晨的时刻也是金子。这个呀!这就是我的故事!
 
    金凤花说。
 
    “我可怜的老祖母!”格尔达叹了一口气说。“是的,她一定在想念着我,在为我担心,正如她在为小小的加伊担心一样。不过我马上就要回家去了,带着加伊一道回家去。探问这些花儿一点用处也没有。它们只知道唱自己的歌,一点消息也不能告诉我!”于是她把她的小罩衫扎起来,为的是可以跑得快一点。可是当她在水仙花上跳过去的时候,花绊住了她的腿。她停下来瞧瞧这棵长长的花,问道:“也许你知道一点消息吧?”
 
    于是她向这花儿弯下腰来。这花儿讲了些什么呢?
 
    我能看见我自己!我能看见我自己!我的天!我的天!我是多么香啊!在那个小小的顶楼里面立着一位半裸着的小小舞蹈家:她一会儿用一条腿站着,一会儿用两条腿站着。她的脚跟在整个世界上跳。她不过是一个幻象罢了。
 
    她把水从一个茶壶里倒到她的一块布上--这是她的紧身上衣--爱清洁是一个好习惯!她的白袍子挂在一个钉子上。它也是在茶壶里洗过、在屋顶上晒干的:她穿上这衣服,同时在颈项上围一条橙子色的头巾,把这衣服衬得更白了。她的腿跷起来了。你看她用一条腿站着的那副神气。我能看见我自己!我能看见我自己!
 
    “这一点也不使我感兴趣!”格尔达说。“这对我一点意义也没有!”于是她跑到花园的尽头去。门是锁上了。不过她把那生了锈的锁扭了一下,这锁便松了,门也自动开了。于是小小的格尔达打着一双赤脚跑到外面来。她回头看了三次,没有任何人在追她。最后她跑不动了,便在一块大石头上坐下来。当她向周围一看的时候,夏天已经过去了--已是晚秋时节。在那个美丽的花园里,人们注意不到这件事情--那儿永远有太阳光,永远有四季的花。
 
    “咳!我耽误了多少光阴啊!”小小的格尔达说。“这已是秋天了!我不能再休息了!”于是她立起身来继续向前走。哦!她的一双小脚是多么酸痛和疲累啊!周围是一片寒冷和阴郁的景色。柳树的叶子已经黄了,雾在它们上面变成水滴下来。叶子在簌簌地往下掉。只有山楂结着果实,酸得使牙齿都要脱落。啊!这个茫茫的世界,是多么灰色和凄凉啊!
 

  (网络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