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雄攻忒拜

文章来源:神话传说故事网   发布时间:2015-05-16   点击数:
    根据埃斯库罗斯的悲剧《七雄攻忒拜》和欧里庇得斯的悲剧《腓尼基妇女》转述。
 
    当初,失明的俄狄浦斯被逐出忒拜之后,他的两个儿子和克瑞翁分享了权力。他们每人每年轮流执政。厄忒俄克勒斯后来不愿与哥哥波吕尼刻斯分享王权,他把哥哥赶出有七座城门的忒拜,一人独霸了忒拜的统治权。波吕尼刻斯远走阿德拉斯托斯国王统治的阿耳戈斯。
 
    阿德拉斯托斯国王出身于阿密塔翁家族。英雄阿密塔翁生有两个儿子--伟大的预言家墨兰波斯和比阿斯,他们分别娶了普洛托斯国王的两个女儿。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普洛托斯的两个女儿惹怒了众神,众神惩罚她们,使她们发了疯。
 
    在疯病发作时,她们认为自己是母牛,于是哞哞大叫着在城郊的田野和树林中奔跑。墨兰波斯知道医治普洛托斯女儿疯病的良方,他愿替她们治病,但有一个要求,即普洛托斯必须将其三分之一的领地送给他。普洛托斯不答应,结果灾难加重了,其他妇女也渐渐染上疯病。
 
    普洛托斯只得又去找墨兰波斯。可是这次他要求的不是三分之一领地,而是两个三分之一。一个三分之一给自己,另一个三分之一给兄弟比阿斯。普洛托斯只得同意。墨兰波斯率领一队青年进山追寻发疯的妇女,经过长时间的追逐,他们终于抓回所有发疯的妇女及普洛托斯的两个女儿,并将她们治愈。事后,普洛托斯把两女儿分别嫁给墨兰波斯和比阿斯。
 
    墨兰波斯生子安提法忒斯,安提法忒斯生子俄伊克勒斯,俄伊克勒斯生子安菲阿拉俄斯。比阿斯生子塔拉俄斯,塔拉俄斯生子阿德拉斯托斯,生女厄里费勒。当墨兰波斯和比阿斯的后代安菲阿拉俄斯和阿德拉斯托斯 长大成人后,他们之间发生了纠纷。阿德拉斯托斯只得出走西库翁,投奔波吕玻斯。
 
    阿德拉斯托斯娶了国王波吕玻斯的女儿,并继承了波吕玻斯的王位。没过多久,阿德拉斯托斯回到故乡阿耳戈斯,他与安菲阿拉俄斯和解,并让自己的姐姐厄里费勒嫁给安菲阿拉俄斯。阿德拉斯托斯和安菲阿拉俄斯互相发誓,今后如有争执,请厄里费勒仲裁,他俩将永远无条件服从她的裁决。安菲阿拉俄斯没有想到,这个誓言成了他和他的家族毁灭的祸根。
 
    波吕尼刻斯于深夜来到阿德拉斯托斯的王宫门前,他想寻求阿德拉斯托斯的庇护和帮助。波吕尼刻斯在王宫旁遇见了俄纽斯的儿子、英雄堤丢斯。堤丢斯因在故乡杀死叔叔和堂兄弟而出逃阿耳戈斯。两位英雄发生激烈的争吵。生性暴躁的堤丢斯听不得一点反对意见,他已绰起武器。
 
    波吕尼刻斯也不相让,他用盾牌作掩护,一手也拔出了宝剑。两位英雄互相冲杀,两把利剑刺得包铜皮的盾牌当当直响。他们就像两头狂怒的狮子,在黑暗中厮杀。阿德拉斯托斯听见厮杀的声音走出王宫。看见两个青年舍命搏斗,他大感震惊。波吕尼刻斯在铠甲外面披着一张狮皮,而堤丢斯则披着一张巨大的野猪皮。
 
    阿德拉斯托斯想起了预言家对他说的话,说他一定要将女儿嫁给狮子和野猪。他赶紧隔开两位英雄,将他们带回王宫,待为宾客。不久,他便将女儿得伊皮勒许配波吕尼刻斯,将阿耳癸亚许配堤丢斯。
 
    波吕尼刻斯和堤丢斯做了阿德拉斯托斯的女婿,他们请求阿德拉斯托斯帮助他们复国。阿德拉斯托斯同意帮助他俩,他只提出一个条件,要英勇善战的斗士和伟大的预言家安菲阿拉俄斯一同出征。
 
    他们决定先出兵攻打忒拜。安菲阿拉俄斯拒绝参加这次征讨,因为他知道,英雄们进行这次征战与众神的意志相悖。他是宙斯和阿波罗的宠人,他不愿违背众神的意志而激怒众神。无论堤丢斯怎样劝说,安菲阿拉俄斯始终不肯改变主意。堤丢斯怒不可遏,要不是阿德拉斯托斯从中调解,两位英雄真可能永远成为死对头。
 
    波吕尼刻斯为了迫使安菲阿拉俄斯最终能出征,采取依计行事。他决定先争取厄里费勒支持自己,让她以自己的决定迫使安菲阿拉俄斯出征攻打忒拜。波吕尼刻斯知道厄里费勒贪财,所以他许诺将忒拜首任国王卡德摩斯的妻子哈耳摩尼亚的珍贵的项链送给她。厄里费勒受这一珍贵的礼物诱惑,作出了她的丈夫必须参加征讨的决定。
 
    这下安菲阿拉俄斯不能再拒绝了,因为他曾亲口发誓,永远服从厄里费勒的一切裁决。厄里费勒为了得到珍贵的项链,就这样把自己的丈夫送往必死无疑的绝境;她不知道,这根项链会给它的主人带来巨大的灾难。
 
    许多英雄都愿意参加这次征战。其中有普洛托斯的后裔、如神一样强健有力的卡帕纽斯和厄忒俄克勒斯,着名的阿耳卡狄亚女猎手阿塔兰塔的儿子、年轻英俊的帕耳忒诺派俄斯,还有光荣的希波墨冬及其他许多英雄。波吕尼刻斯又向迈锡尼求助,迈锡尼的君主本已答应参战,可是伟大的雷神宙斯以凶兆阻止了他。
 
    尽管如此,一支庞大的军队还是集结起来了。七位头领率部征讨忒拜,阿德拉斯托斯则任联军统帅。英雄们在走向死亡。他们不听预言家安菲阿拉俄斯规劝,安菲阿拉俄斯劝他们不要发动这场战争。现在英雄们心中只燃烧着一种欲望:到忒拜城下作战。
 
    军队出发了。安菲阿拉俄斯与家人告别,他拥抱儿女,又拥抱年少的儿子阿尔克迈翁和还抱在保姆手中的年幼的安菲罗科斯。临上车,他又叮嘱阿尔克迈翁向他的母亲复仇,是她将他的父亲送往死地。安菲阿拉俄斯满怀悲愁登上战车,他知道这是在和子女诀别。安菲阿拉俄斯立在车上,转身向着妻子厄里费勒,拔出利剑指着她咒骂,因为她逼他去送死。
 
    军队顺利抵达涅墨亚。士兵们渴不可耐,四处寻找水源,可是不见一个泉眼,因为神女们遵照宙斯的命令堵塞了所有泉眼,宙斯忌恨英雄违背他的意愿发动这场征讨。后来他们遇见了怀抱涅墨亚国王吕枯耳戈斯年幼的儿子俄斐尔忒斯的原楞诺斯岛的女王许普西皮勒。许普西皮勒在该岛妇女屠杀男子的时候救下了父亲托阿斯,因此被楞诺斯岛的妇女卖为女奴。
 
    昔日的楞诺斯岛的女王,现在是吕枯耳戈斯的女奴,是他儿子的保姆。许普西皮勒把幼小的俄斐尔忒斯放在草地上,自己去为士兵们指点掩在林中的泉水。她和士兵们刚走,树丛中爬出一条巨蛇,缠住了孩子。士兵们和许普西皮勒听见哭喊立即跑回来,吕枯耳戈斯夫妇也闻声赶来相救,可是俄斐尔忒斯已被巨蛇勒死了。
 
    吕枯耳戈斯拔出利剑扑向许普西皮勒,要杀死她,但堤丢斯保护了她。堤丢斯正要与吕枯耳戈斯厮杀,但是被阿德拉斯托斯和安菲阿拉俄斯劝阻了,他俩不让他们为此流血。英雄们安葬了俄斐尔忒斯,并在葬礼时举行了军事竞技会,这便是涅墨亚竞技会的开端。安菲阿拉俄斯明白,俄斐尔忒斯之死对于全军是一个凶兆,他的死预示着全体英雄的覆没。
 
    安菲阿拉俄斯称俄斐尔忒斯为阿耳刻摩洛斯(死亡的引路人),并建议诸位英雄停止征讨忒拜,可是英雄们依然如故,不听劝告,固执地迎着毁灭走去。
 
    大军穿过森林茂密的喀泰戎山的峡谷,进抵阿索波斯河岸,逼近忒拜城下。各路军队的头领没有立即攻城。他们决定先派堤丢斯进忒拜城与被围者谈判。堤丢斯来到城内,忒拜显贵们正在厄忒俄克勒斯家大吃大喝。忒拜人根本不听堤丢斯的话,他们笑嘻嘻地邀请堤丢斯入席。
 
    堤丢斯大怒,他不顾自己孤独一人身处敌群,大胆提出决斗,并逐个战胜了所有对手,这是因为雅典娜在帮助自己的宠人。怒火在忒拜人的胸中燃烧,他们决心除灭这位伟大的英雄。他们派出五十名青年,在迈翁和吕科丰率领下设伏于堤丢斯回营必经之路上,打算对其进行突然袭击。
 
    但是堤丢斯在这次交战中又安然无恙,他将突袭的青年都杀了,根据众神的意志他只放了迈翁,让他回去向忒拜人报告堤丢斯的壮举。
 
    此后从阿耳戈斯来的英雄与忒拜人之间的敌对情绪愈加激烈了。联军的七位首领向战神阿瑞斯、其他各位战神及死神塔那托斯献了祭。他们将双手在献祭的血水中浸湿,然后立誓,不攻破忒拜城池,宁愿血洒忒拜大地,阵亡于忒拜城下。阿耳戈斯军队准备攻城了。阿德拉斯托斯将联军分成七部分,每位首领率军攻打一座城门。
 
    嗜血成性、如同凶猛的毒龙的强大的堤丢斯率领部下攻打普洛提得斯门。他头盔上的三根冠状饰物在飘动,手中的盾牌上绘有繁星满天的夜空图案,正中是夜的眼睛--一轮圆月。身材魁伟、如同巨人的卡帕纽斯在厄勒克特拉城门对面布下自己的军队。他威胁忒拜人说,即使众神抵挡,他也要攻破城门;他还说,就是雷神宙斯那摧毁一切的愤怒也不能将他阻挡。
 
    卡帕纽斯的盾牌上的图案是一个双手高擎火炬的赤身裸体的英雄。普洛托斯的后代厄忒俄克勒斯将自己的军队安置在涅伊门前,他的盾牌上绘的图案是:一人沿着楼梯跑上被围城市的城楼。下方有一行文字:“战神阿瑞斯也不能战胜我。”
 
    负责攻打雅典娜门的是希波墨冬,他那如太阳一样闪光的盾牌上绘着喷火的堤丰。希波墨冬威猛的呐喊声中充满了愤怒,他的双目射出致命的凶光。年轻英俊的帕耳忒诺派俄斯率领部属攻打玻瑞阿代门。他的盾牌上的徽标是斯芬克斯脚踩一个垂死的忒拜人。
 
    预言家安菲阿拉俄斯负责攻打戈摩罗伊得斯门。安菲阿拉俄斯仇恨战争的罪魁祸首堤丢斯,骂他是杀人犯,毁灭城市的凶手,传播愤怒的使者,杀人犯的帮凶,一切恶行的策划者。他仇视这次征战,谴责波吕尼刻斯带领外国军队去摧毁他的故城忒拜。
 
    安菲阿拉俄斯知道,后代将会诅咒这次战争的参加者。他还知道,自己将要在这场战争中丧命,忒拜的土地将要吞噬他的尸体。安菲阿拉俄斯的盾牌上没有任何徽记,他本人的外貌比任何徽记都更具威严。最后第七座城门由波吕尼刻斯负责攻打。他的盾牌上绘的是一位女神,正领着一个全副武装的英雄,而盾牌上刻着一句铭文:“我带这位男子胜利返回故城,返回其祖辈的故居。”
 
    强攻坚不可摧的忒拜城的一切准备工作均已就绪。
 
    忒拜人也作好了反攻的准备,国王厄忒俄克勒斯派出着名英雄率领军队分头把守每一座城门。他本人负责防守将由他兄弟波吕尼刻斯攻打的城门。阿斯塔科斯英勇善战的儿子墨兰尼波斯是由卡德摩斯斩杀的毒龙的龙牙长成的武士的后代,他受命抵御堤丢斯。
 
    厄忒俄克勒斯派阿耳忒弥斯的宠人波吕丰忒斯去抵抗卡帕纽斯。克瑞翁的儿子墨伽柔斯率领军队驻守在普洛托斯后代厄忒俄克勒斯负责攻打的城门旁。俄诺耳之子希珀耳比俄斯奉命抗击希波墨冬。阿克托耳抵御帕耳忒诺派俄斯,而负责抵抗安菲阿拉俄斯的是力大如青壮、智慧赛长老的勒伊斯屯。参战的忒拜英雄之中还有海神波塞冬的儿子--英勇善战、所向无敌的珀里克吕墨诺斯。
 
    大战开始之前,国王厄忒俄克勒斯先向预言家忒瑞西阿斯询问战争的结局。忒瑞西阿斯告诉他,如果将克瑞翁的儿子墨诺叩斯献祭阿瑞斯(因为阿瑞斯至今仍因卡德摩斯杀害他的圣物毒龙而耿耿于怀),忒拜人方能获胜。年轻的墨诺叩斯得悉这一预言,登上忒拜城墙,面向原先毒龙所栖的山洞,将利剑刺入自己的胸膛。克瑞翁的儿子就这样死了,为了拯救他的祖国忒拜,他自愿牺牲自己的生命。
 
    忒拜人注定会获胜。愤怒的阿瑞斯终于变得心慈,众神也站到了遵循众神的旨意和相信众神的预兆的忒拜人一边。不过,忒拜人的胜利并非一蹴而就。他们起先出城与阿耳戈斯军队在阿波罗的圣殿旁进行交战,可是他们顶不住敌军的进攻,不得不败退,重新躲进城内。
 
    阿耳戈斯人乘胜追 击并开始强攻忒拜城。傲慢的卡帕纽斯自恃有超人的神力,他将云梯靠上城墙,眼看就要突进城内,但是宙斯不能容忍有人违逆他的意志冲进忒拜城。他向站在城头的卡帕纽斯投下闪电。宙斯的闪电将卡帕纽斯击死,他全身着火,他那燃烧的尸体掉下城墙,落在城下阿耳戈斯人的脚边。
 
    年轻的帕耳忒诺派俄斯也在围攻忒拜的战斗中阵亡。这是强壮有力的珀里克吕墨诺斯举起一块如山的巨石,从城头砸向帕耳忒诺派俄斯,巨石正中他的头颅,将他击倒身亡。
 
    阿耳戈斯人从城下后撤,他们深信不能强攻忒拜。现在忒拜人可以欢呼雀跃了,因为忒拜城巍然屹立,毫不动摇。
 
    后来敌对双方商定,由波吕尼刻斯和厄忒俄克勒斯两兄弟单独决斗,以决定谁来掌握忒拜的统治权。俄狄浦斯的两个儿子都已做好决斗的准备。厄忒俄克勒斯披坚执锐,全身熠熠闪亮,走出城门;波吕尼刻斯也走出阿耳戈斯人的军营,迎上前去,骨肉相残的战斗马上就要开始,兄弟俩心中燃烧着仇恨的烈火。两雄相争,必有一死。可是心肠铁石的伟大的命运诸女神选定了另外一种结局。复仇诸女神也不曾忘却俄狄浦斯的诅咒,未忘却拉伊俄斯的罪孽及珀罗普斯的诅咒。
 
    两兄弟就像两只争夺猎物的狂怒的雄狮开始了激烈的厮杀。他们用盾牌掩护身体,不停地搏杀,满含仇恨的两双眼睛紧盯着对方的一举一动。这时候厄忒俄克勒斯一个磕绊,波吕尼刻斯立即投出长枪,刺伤了他的大腿,血从伤口涌出。但是波吕尼刻斯在投掷长枪时暴露了自己的右肩,厄忒俄克勒斯毫不迟疑地举起长枪刺向他的肩膀。枪尖刺中波吕尼刻斯的铠甲便弯了,枪杆也折断了。现在厄忒俄克勒斯手中只剩下宝剑了。他猛地一弯腰,抱起一块巨石,朝兄弟掷去,巨石砸中波吕尼刻斯的长枪,将长枪砸断了。
 
    这下兄弟俩都只有短剑了。他们盾牌紧靠着盾牌,继续挥剑拼杀,两人身上伤痕累累,鲜血染红了铠甲。厄忒俄克勒斯猛地后退一步,波吕尼刻斯猝不及防,举起了盾牌,厄忒俄克勒斯看准这一机会举剑刺中他的腹部。波吕尼刻斯跌倒在地上,可怕的伤口血如泉涌,他的双眼蒙上了死亡的阴影。厄忒俄克勒斯洋洋得意,跑到被他刺死的兄弟身边,打算剥取他身上的铠甲。这当儿波吕尼刻斯鼓起最后的力量,欠起身举剑刺中兄弟的胸部,与此同时,波吕尼刻斯的灵魂也离开躯体飞向哈得斯的冥国。厄忒俄克勒斯犹如被砍断的橡树,轰然倒在兄弟的尸体上,他们的鲜血流在一起,染红了四周的土地。忒拜人和阿耳戈斯人面对骨肉相残的这一可怖结局都目瞪口呆了。
 
    围城者和被围者之间的休战并未持续多长时间,很快双方又开始了血腥的战斗。在这次战斗中众神均袒护忒拜人。希波墨冬、普洛托斯的后裔厄忒俄克勒斯先后阵亡,不可战胜的堤丢斯也被英勇善战的墨兰尼波斯刺成致命伤。堤丢斯尽管受了致命的重伤,仍然奋力向墨兰尼波斯报仇,投出长枪将他刺死。雅典娜看到堤丢斯满身血污、气息奄奄,便恳求宙斯让她去救自己的宠人,甚至还恳求赐予他永生。
 
    雅典娜匆匆朝堤丢斯跑去。可是这时候安菲阿拉俄斯砍下墨兰尼波斯的头颅,掷给垂死的堤丢斯。堤丢斯怀着疯狂的愤怒,抓起头颅,劈开颅骨,像野兽似的喝起敌人的脑浆。雅典娜看到堤丢斯如此狂暴和凶残,猛一哆嗦,转身离他而去,行将咽气的堤丢斯望着雅典娜的背影只轻轻地说出最后一个请求:将他自己未能得到的永生赐予他的儿子狄俄墨得斯。
 
    忒拜人大败阿耳戈斯人,阿耳戈斯人在忒拜城下全军覆没。安菲阿拉俄斯也在此次战事中殒命。他乘着由巴同驾驭的战车匆忙逃跑,强健善战的珀里克吕墨诺斯紧紧追赶。眼看追上了这位伟大的预言家,珀里克吕墨诺斯扬起长枪就要刺,突然宙斯投下一道电光,发出一声惊雷,大地开裂,将安菲阿拉俄斯连人带车一起吞没。所有阿耳戈斯英雄中只有阿德拉斯托斯一人逃得性命。他骑着迅疾如风的快马阿里翁,躲进雅典城,尔后又从雅典城跑回阿耳戈斯。
 
    忒拜人兴高采烈,忒拜城得救了。他们隆重安葬了本方阵亡英雄,而让与波吕尼刻斯一起来的阿耳戈斯英雄和所有将士暴尸旷野。企图加害自己祖国的波吕尼刻斯横尸战场,未曾埋葬。
 
    阿耳戈斯阵亡英雄的母亲、妻子知道英雄们尸体仍未安葬。她们满怀悲伤,和阿德拉斯托斯一起去阿提刻,恳求国王忒修斯为她们排忧解难,迫使忒拜人交还死者遗体。她们在厄琉西斯城的得墨忒耳女神的神庙旁遇上了忒修斯的母亲,便恳求她去说服儿子,让她的儿子去要还阿耳戈斯将士的遗体。忒修斯犹豫再三,最后决定帮助阿耳戈斯妇女及阿德拉斯托斯。正在这时候,忒拜国王克瑞翁的使者来到了,他要求忒修斯不要帮助阿耳戈斯妇女,并把阿德拉斯托斯驱逐出阿提刻。
 
    忒修斯听后勃然大怒。克瑞翁怎么能对他如此颐指气使?难道他自己无权作主吗?于是忒修斯率军征讨忒拜,打败了忒拜人,迫使他们交还阿耳戈斯所有阵亡将士的尸体。他们在厄琉忒耳附近点燃七堆篝火,将士兵的尸体在篝火上焚化。各位首领的尸体则运到厄琉西斯焚化,骨灰由他们的母亲或妻子带回故乡阿耳戈斯。
 
    只有被宙斯的雷电击死的卡帕纽斯的骨灰仍留在厄琉西斯。卡帕纽斯的尸体是神圣的,因为他是被雷神亲自打死的。雅典人点起一堆巨大的篝火,将卡帕纽斯的尸体置于火上。当篝火燃旺,火舌舔到英雄尸体的时候,卡帕纽斯的妻子欧阿德涅(伊菲托斯的女儿)来到厄琉西斯。她无法忍受失去心爱丈夫的哀痛,穿上华贵的丧服,登上俯临篝火的悬崖,纵身跳进火堆。
 
    欧阿德涅就这样殉情了,她的灵魂与丈夫的灵魂一起前往哈得斯的冥国。
 

  (网络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