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狄浦斯之死

文章来源:神话传说故事网   发布时间:2015-05-16   点击数:
    根据索福克勒斯的悲剧《俄狄浦斯在科罗诺斯》转述。
 
    克瑞翁并未立即将俄狄浦斯逐出忒拜。俄狄浦斯在宫中又住了一些时日,他躲开众人,独自沉浸在难言的痛苦之中。但是忒拜的百姓害怕,俄狄浦斯留在忒拜会招来众神对全国的愤怒,他们要求把盲人俄狄浦斯立即赶出忒拜。俄狄浦斯的儿子厄忒俄克勒斯和波吕尼刻斯也不反对这一决定。他们俩也想掌握忒拜的统治权。忒拜居民终于将俄狄浦斯驱逐出国,而他的两个儿子与克瑞翁分享了权力。
 
    双目失明、衰弱不堪的俄狄浦斯离乡背井,四处流浪。要不是他的女儿,心灵高尚、精神坚毅的安提戈涅忘我悉心侍奉,孤独无助的俄狄浦斯必死无疑。她随父亲一起流浪。不幸的老人在安提戈涅的搀扶下从一个国家走到另一个国家。安提戈涅小心谨慎地搀着父亲爬过高山,穿过密林,在艰难的路途中她与父亲患难与共。
 
    经过长期的颠沛流离,俄狄浦斯最后来到阿提刻的雅典城附近。安提戈涅不知道该把父亲带往何处。不远的前方显现出沐浴在初升的太阳的光芒之中的城墙和城楼。近旁是常春藤和葡萄藤缠绕的苍翠的月桂树林。林间偶尔有一些橄榄树闪现出簇簇银绿。
 
    林中飘来夜莺甜美的歌声。小溪在绿色的山谷中流淌,发出响亮的叮咚声,遍地开放着白色星形的水仙花、黄色的香气馥郁的番红花。受尽苦难的俄狄浦斯坐在绿树林中一棵月桂树的树荫下的石头上,安提戈涅想去打听此处的地名。
 
    一个乡民正好经过,他告诉俄狄浦斯,这儿是科罗诺斯,离雅典城不远,俄狄浦斯坐着的这座树林是欧墨尼得斯的圣林,而四周的大片土地是波塞冬和普罗米修斯的圣地,从林中看得见的那个城市是雅典,掌管该城的是埃勾斯的儿子、伟大的英雄忒修斯。听到这里,俄狄浦斯请这位乡民派人去找国王忒修斯,就说俄狄浦斯打算帮忒修斯一个大忙,只要国王肯收留他一段时间。那位乡民难以相信,一个衰弱不堪的瞎眼老人竟能帮助雅典城强大的国王!
 
    乡民满腹狐疑前往科罗诺斯,他去告诉乡亲,坐在欧墨尼得斯圣林中的一位瞎眼老人说是能帮助国王忒修斯。
 
    俄狄浦斯得知自己身处复仇女神的圣林,心中明白结束一切磨难的最后时刻已经不远了。阿波罗早就向他预言,他在经受长期的颠沛流离之苦后将死在伟大的女神们的圣林中,谁肯收留他,谁将得到巨大的奖赏,而将他驱逐出家乡的人们将受到众神的严厉惩罚。现在他明白,所谓伟大的女神们就是不舍地追逐他终生的复仇诸女神欧墨尼得斯。俄狄浦斯深信,现在他将要得到安宁了。
 
    这时候科罗诺斯的居民匆匆赶往林边,他们想知道谁敢于进入那座圣林,要知道他们自己连可怕的女神的名字都不敢说出口,这片圣地他们连正眼瞧上一眼都不敢。俄狄浦斯听见科罗诺斯人说话声,立即要安提戈涅将他带到圣林深处,可是当科罗诺斯人责怪他亵渎圣林时,他又从树林中走出来,并告诉他们,说自己是俄狄浦斯。这下他们都慌了。
 
    站在他们面前的竟是俄狄浦斯!在希腊有谁不知道俄狄浦斯的可怕命运,谁不知道拉伊俄斯不幸的儿子无意中犯下的那些可怕罪行!不行,科罗诺斯人不能让俄狄浦斯留在此地,他们担心惹怒众神。他们不听俄狄浦斯父女苦苦哀求,要求老盲人立即离开科罗诺斯。
 
    莫非在这神圣的雅典,全希腊到处称颂的、有求必应、从不拒绝前来祈求庇护的人们的圣城,俄狄浦斯还是找不到栖身之所?俄狄浦斯来这里可不是凭自己意愿,何况他的到来必将给雅典人带来好处。末了,俄狄浦斯恳求他们至少等忒修斯来后再说。让雅典国王忒修斯决定是收留他,还是赶他走。
 
    科罗诺斯人同意等国王忒修斯来后再说。这时候远处出现一辆马车,车上坐着的是头戴忒萨利亚式宽檐遮面女帽的妇女。安提戈涅仔细一看,这位妇女好像是她的妹妹伊斯墨涅。车子愈驶愈近,安提戈涅定睛细看,果然是伊斯墨涅。
 
    “父亲!”安提戈涅说道。“我看见你的女儿伊斯墨涅乘车来了,你马上会听见她的声音。”
 
    马车来到俄狄浦斯身旁,伊斯墨涅跳下车,投入父亲怀抱。
 
    “父亲,我可怜的父亲!”伊斯墨涅惊呼道。“我终于又能拥抱你和安提戈涅。”
 
    伊斯墨涅的到来使俄狄浦斯很高兴,现在两个女儿都在他身边,一个 是忠实的同行者和帮手安提戈涅,一个是从来不忘父亲、时时打发人来通报忒拜消息的伊斯墨涅。
 
    伊斯墨涅来找俄狄浦斯是要向他报告最为痛心的消息。俄狄浦斯两个儿子起初共同执掌王权。后来小儿子厄忒俄克勒斯独占王位,并将哥哥波吕尼刻斯赶出忒拜。波吕尼刻斯前往阿耳戈斯,在那儿找到靠山。现在他正带着军队进攻忒拜,打算决一死战:或者夺回王权,或者战败阵亡。
 
    伊斯墨涅还告诉父亲,得尔福的神示说,兄弟二人谁得到父亲的支持,谁就能获胜。伊斯墨涅肯定地说,与厄忒俄克勒斯一起执政的克瑞翁很快就会到此地来武力挟持俄狄浦斯。
 
    可是俄狄浦斯不愿支持任何一方,他对两个儿子都很痛恨,因为他们只图王权,不思尽孝。当初他被逐出忒拜,两个儿子对此均无异词,现在俄狄浦斯自然不愿帮助他们。不行,他们别想依靠父亲的帮助取得忒拜的统治权。俄狄浦斯要留在这里,他要成为雅典的保卫者!
 
    科罗诺斯人向俄狄浦斯建议,如果他决定永远定居雅典,那他得向复仇女神献祭,以求她们开恩。俄狄浦斯恳请让别人代为献祭,因为他身体衰弱,双目失明,无法献祭。这时伊斯墨涅自愿代为献祭,于是她去了复仇女神的圣林。
 
    伊斯墨涅刚离开,忒修斯便带着侍从来到圣林边。他热情问候俄狄浦斯,一口答应为他提供庇护。忒修斯知道这个外乡人命运悲惨,遭受了许许多多不幸。忒修斯亲身体验过流落异乡、寄人篱下的日子的艰难,所以他不能拒绝保护不幸的流浪者俄狄浦斯。
 
    俄狄浦斯感谢忒修斯,同时表示也要保护忒修斯。他说,自己的坟墓将永远是保卫雅典人的可靠屏障。
 
    俄狄浦斯命中注定不能立即得到安宁。忒修斯刚走,克瑞翁带着一小队人马从忒拜赶到科罗诺斯。他想控制俄狄浦斯,以保证自己和厄忒俄克勒斯能战胜波吕尼刻斯及其盟友。克瑞翁先是试着劝说俄狄浦斯与他一起回忒拜,他保证回忒拜后俄狄浦斯可以无忧无虑地生活在亲人中间,得到亲人们的悉心关怀和照顾。
 
    然而俄狄浦斯的决心毫不动摇,再说他也不相信克瑞翁的花言巧语。俄狄浦斯知道是什么原因迫使克瑞翁来劝他返回忒拜。不,他绝不和克瑞翁一起回去,绝不将胜利送到那些使他遭受了如此众多苦难的人手中。
 
    克瑞翁见俄狄浦斯劝说不动,于是就威胁他,说要用武力挟持他回忒 拜。俄狄浦斯不怕他施暴,因为他现在拥有忒修斯及全体雅典人的保护。这时克瑞翁幸灾乐祸地告诉这位无依无靠的瞎眼老人,他的女儿伊斯墨涅已被抓获;他还扬言要抓走俄狄浦斯唯一的依靠--富有自我牺牲精神的女儿安提戈涅。
 
    克瑞翁说干就干,立即下令抓走安提戈涅。安提戈涅徒然地向雅典人呼救,徒然地伸出双手向父亲求助,她还是被押走了。现在俄狄浦斯真是束手无策了,他们夺走了代他看路的眼睛。他吁请复仇女神作证,他诅咒克瑞翁,希望克瑞翁遭受与他同样的命运,让克瑞翁也丧失子女。而克瑞翁既然动了手,就下决心干到底。他抓住俄狄浦斯,想把他带走。这时候科罗诺斯人出来保护俄狄浦斯,可是他们人少势单,无法与克瑞翁的队伍抗争。科罗诺斯人大声呼救,忒修斯听见喊声带领随从匆匆赶来。
 
    忒修斯被克瑞翁的强暴激怒了。克瑞翁胆敢在这里,在复仇女神的圣林边绑架俄狄浦斯及其女儿,岂非欺侮雅典无人?克瑞翁胆敢武力挟持受雅典保护的人,莫非把他忒修斯不放在眼里?难道忒拜人教他克瑞翁如此目无王法、胡作非为?不行!忒修斯知道,忒拜人容不得这种不法暴行。是克瑞翁本人败坏了自己城市和国家的名誉,尽管他年事已高,可行事却像没有理智的毛头小伙子。
 
    忒修斯喝令克瑞翁立即交出俄狄浦斯的两个女儿。克瑞翁在忒修斯面前竭力为自己的行为辩解,说什么他相信,雅典不会收留一个弑父娶母的罪人。可是忒修斯斩钉截铁,依然要克瑞翁把俄狄浦斯的两个女儿交还俄狄浦斯,并说如果俄狄浦斯父女不团聚,他别想离开此地。克瑞翁终于屈服了,不一会儿,年老的俄狄浦斯搂着两个女儿向慷慨豁达的雅典国王道谢,并祈求众神赐福予他。
 
    忒修斯对俄狄浦斯说:“听我说,俄狄浦斯,在克瑞翁到来之前我在这里向波塞冬献祭,祭坛边坐着一个青年,他想和你谈谈。”
 
    “可这个青年是什么人呢?”俄狄浦斯问。
 
    “不知道。青年来自阿耳戈斯。你想一想,你在阿耳戈斯有没有什么亲人?”忒修斯说。
 
    俄狄浦斯听到这句话便喊道:“啊,忒修斯,你别让我与这个青年说话!从你的话中我已经明白,那是我所痛恨的儿子波吕尼刻斯。他的话只会给我带来痛苦。”
 
    “可是他是作为一个恳求者来的,”忒修斯说。“你不能拒绝见他, 不能惹怒众神。”
 
    安提戈涅听说波吕尼刻斯来了,也劝父亲听听他要说些什么,尽管他对父亲犯有重大过失。俄狄浦斯同意听听儿子要说的话,忒修斯便去叫波吕尼刻斯。
 
    波吕尼刻斯来了。他双眼含泪。看见父亲双目失明,一身破衣烂衫,苍苍白发随风抖动,脸上印着长期饥饿困苦留下的痕迹,波吕尼刻斯不由得失声痛哭了。波吕尼刻斯现在才明白,当初他对父亲是多么残酷。他向父亲伸出双手,说:“父亲,你哪怕对我说一个字也行,别不理睬我!说呀,别这样不理不睬!姐妹们,你们劝劝父亲,别让父亲半个字不说就叫我走。”
 
    安提戈涅请他先告诉父亲自己的来意,她相信俄狄浦斯不会不理儿子的。
 
    波吕尼刻斯将自己的经历说了一遍。他被弟弟赶出忒拜,于是来到阿耳戈斯,娶了阿德拉斯托斯的女儿,找到了帮助他向弟弟夺取本该属于他长子的王权的援兵。
 
    “父亲啊,”波吕尼刻斯接着说。“我们所有奋起反对忒拜的人都恳求你,为了你的生活,为了你的子女,跟我们一起走吧,我们央求你捐弃前嫌,协助我们向厄忒俄克勒斯复仇,他驱逐我,夺走我的祖国。如果神示准确,那么这场争夺的胜利将归于你所支持的一方。垂怜我,依了我吧!我以众神的名义求你了,跟我走吧。我会把你送回你的故居,而在这里的异国他乡,你是个乞丐,和我一样的乞丐。”
 
    俄狄浦斯根本不听儿子说的。儿子的哀求打动不了他。波吕尼刻斯眼下需要他只是为了攻取忒拜。当初难道不是波吕尼刻斯将他赶出忒拜的吗?难道不是他使父亲成了流浪汉吗?俄狄浦斯身穿破衣烂衫难道不该是他的缘故吗?两个儿子对父亲忘却了儿辈们应尽的职责,只有两个女儿依然忠于他,始终关心他,尊敬他。
 
    “不,我不会帮助你去毁灭忒拜。你在攻下忒拜之前就会倒在血泊之中,你的弟弟厄忒俄克勒斯也将和你一起丧命!”
 
    俄狄浦斯大声说道。“我要再次诅咒你们,让你们记住应该敬重亲生父亲。快滚吧,众叛亲离的家伙,从此你再没有父亲!你就带着我的诅咒滚吧!你就在与兄弟的决斗中死去吧!谁驱逐你,你就杀掉谁!我要吁求复仇女神和战神阿瑞斯,他们会煽动你们兄弟互相残杀,借此惩罚你们。去告诉你的所有伙伴,俄狄浦斯一视同仁,分给两个儿子的礼物是均等的。”
 
    “我多么痛苦啊!我多么不幸呀!”波吕尼刻斯呼喊道。“我怎能将父亲的答复告诉我的伙伴呢!我只能默默去迎接自己的命运!”
 
    波吕尼刻斯走了,他未能求得父亲的宽恕和保护;他走了,他不听安提戈涅的请求,安提戈涅请求他返回阿耳戈斯,不要发动会给他自己、兄弟及忒拜城带来毁灭的战争。
 
    俄狄浦斯的最后时刻临近了。晴朗的天空雷声滚滚,电光闪闪。所有在复仇女神的圣林旁边的人都伫立不动,他们都为宙斯发出的可怕的凶兆所震惊。接着又是一声惊雷,又是一道炫目的电光。众人吓得发抖了。
 
    俄狄浦斯把女儿叫到面前,对她们说:“孩子啊,快请忒修斯来!宙斯的这阵惊雷告诉我,我很快就得去哈得斯的冥国。别再拖延,快派人去请忒修斯!我的末日到了!”
 
    俄狄浦斯刚说到这里,天上又响起一阵雷声,仿佛要证实他的话。忒修斯匆匆来到复仇女神的圣林边。听见忒修斯的声音,俄狄浦斯说:“雅典的主宰,我的末日来临了,宙斯的雷霆和闪电预告了我的永逝,但我想在死之前履行对你所作的承诺。我要亲自带你去我将死亡的地点,但是你不要对任何人说出我的墓址,我的坟墓会保卫你的城市,它比许许多多的盾牌和长枪都更有效。等会儿我要告诉你我在这里不能说的事。你要保守这个秘密,只有在你临终的时候方可将秘密告诉你的长子,你的长子到时候再告诉他的继承人。走吧,忒修斯,走吧,孩子们。现在我这个盲人来当你们的向导,因为我有赫耳墨斯和佩耳塞福涅伴送。”
 
    忒修斯、安提戈涅和伊斯墨涅跟着俄狄浦斯往前行,俄狄浦斯仿佛是个明眼人,带领着他们。他走到通往鬼魂所居的黑暗的冥国的一条下坡路旁边,坐在一块石头上。临死之前他搂住两个女儿,对她俩说:“孩子,从今往后你们再没有父亲了。死神塔那托斯已经抓住了我。照顾父亲的这副重担压在你们肩上的时间不会更久了。”
 
    安提戈涅和伊斯墨涅抱住父亲号啕大哭。突然从地底下传来一个神秘的声音:“快点,快点,俄狄浦斯!你为什么还迟迟不走?你拖得太久了!”俄狄浦斯听见这神秘的声音,将忒修斯叫到面前,把两个女儿的手放到他手中,请求忒修斯做她们的保护人。
 
    忒修斯发誓一定履行俄狄浦斯的请求。这时俄狄浦斯命令两个女儿离开,她们不能看往后发生的事情,不能听他现在要告诉忒修斯的秘密。安提戈涅和伊斯墨涅走了。没走多远,她们又回过头来想再望父亲一眼,可是他不见了,只有忒修斯一人双手捂着眼睛站立着,仿佛看见了可怕的幻影。
 
    接着,安提戈涅和伊斯墨涅看到忒修斯屈膝下跪,做起祈祷。就这样,俄狄浦斯结束了多灾多难的一生,没有一个凡人知道他是怎么死的,没有一个凡人知道他的墓地所在。他没有痛苦,没有呻吟,去了哈得斯的冥国,没有一个凡人能像他这样前往冥国。
 

  (网络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