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狄浦斯在忒拜

文章来源:神话传说故事网   发布时间:2015-05-16   点击数:
    根据索福克勒斯的悲剧《俄狄浦斯王》转述。
 
    俄狄浦斯即位以来深受人民爱戴,他英明地管理着忒拜。长期以来忒拜国泰民安,王室也很安宁。可是命运注定俄狄浦斯必遭不幸。瞧,巨大的灾难终于降临忒拜。箭神阿波罗给忒拜城降下一种可怕的疫病。这种疾病无论年老年少都不能幸免。
 
    忒拜城似乎成了一座大坟场。街头上和广场上躺着来不及掩埋的尸体。到处都是痛苦的呻吟和悲惨的哀号,妻子母亲的哭声随处可闻。肆虐忒拜的不仅是可怕的疫病,同时还有严重的饥馑,因为田地颗粒无收,牲畜大批倒毙。那情景看起来简直是到了伟大的卡德摩斯故城的末日。居民徒劳地向众神献祭,祈求众神救助。众神不听他们的祈祷,灾难愈演愈烈。
 
    成群的市民来找国王俄狄浦斯,请求他帮助,告诉他们该如何摆脱威胁着他们生命的灾难,因为上一次俄狄浦斯曾经帮助他们除掉了斯芬克斯。俄狄浦斯本人也为忒拜居民及自己的家人发愁,他已派伊俄卡斯忒的兄弟克瑞翁去得尔福请示阿波罗,如何摆脱灾难。克瑞翁应该很快就回来,俄狄浦斯望眼欲穿地盼着他归来。
 
    克瑞翁终于回来了。他带回了预言家的答复。阿波罗吩咐将那个因自己的罪孽招致忒拜受害的罪人赶走。忒拜居民必须驱逐或处死罪人,以抵偿杀害国王拉伊俄斯的血债。可是怎样才能找到杀害拉伊俄斯的凶手呢?要知道拉伊俄斯被杀于途中,况且他的随从除了一名奴隶之外也都被杀。
 
    俄狄浦斯下定决心无论如何要找到凶手,不管他是谁,无论他躲到何处,哪怕他藏在他自己的王宫中,哪怕他是自己的至亲好友。俄狄浦斯召集全体公民,商议寻找凶手的方法。民众指出,只有预言家忒瑞西阿斯能够帮助找到凶手。盲预言家忒瑞西阿斯被带来了,俄狄浦斯请他说出凶手的姓名。这位预言家能对他说什么呢?他虽知道谁是凶手,但他不能说出凶手的名字。
 
    “啊,你放我回家吧,我们两人分挑命运赋予我们的重担会轻松一些,”忒瑞西阿斯说。
 
    但是俄狄浦斯坚持要他回答。
 
    “可鄙的家伙,你不肯说!”俄狄浦斯喊道。“你如此顽固,连石头都会被你激怒。”
 
    忒瑞西阿斯僵持了很久,迟迟不肯说出谁是凶手,最后他受不了俄狄浦斯怒骂斥责,终于说:“俄狄浦斯啊,是你自己玷污了你所统治的国家。你本人就是你要寻找的杀人凶手!你因不知原委娶了我们大家最敬重的妇女,你娶的是自己的母亲。”
 
    听了忒瑞西阿斯这番话,俄狄浦斯简直大怒欲狂。他骂忒瑞西阿斯是撒谎的小人,扬言要处死他,说他受克瑞翁怂恿才这么说,而克瑞翁是想篡夺他的王权。忒瑞西阿斯深知自己说的是实情,他平静地听凭国王怒骂。他知道,俄狄浦斯虽然是明眼人,但看不见自己亲手铸成的、本人也不愿意看见的罪恶。
 
    俄狄浦斯不知道他自己生活在罪恶之中,不知道他是自己的敌人,是自己家庭的敌人。忒瑞西阿斯不怕任何威胁,大胆地对俄狄浦斯说,凶手就在这里,就在自己面前。尽管凶手初来乍到忒拜,好像是个外乡人,实际上他生来就是忒拜人。凶手将交恶运:明眼人将变成盲人,富豪将变成穷汉,他将丧失一切,离开忒拜,流亡他乡。
 
    公民们心惊胆战地仔细听着忒瑞西阿斯的述说,他们知道他从不说假话。
 
    俄狄浦斯满怀愤怒,指责克瑞翁教忒瑞西阿斯如此撒谎,他责备克瑞翁妄图篡夺忒拜的统治权。这时候伊俄卡斯忒进来,俄狄浦斯把忒瑞西阿斯的话对她说了一遍,并谴责她的兄弟心怀叵测,图谋不轨。他问伊俄卡斯忒,拉伊俄斯是怎么死的,拉伊俄斯的独生子是怎样被扔到喀泰戎山上的林中的。伊俄卡斯忒对俄狄浦斯一一述说了事情的经过。这时候俄狄浦斯心中产生疑问,对某种可怕的事情的不祥预感揪住了他的心。
 
    “宙斯啊!”俄狄浦斯惊呼道。“你存心要我遭受不测的厄运啊!唉,莫非能看清事情的不是我,而是盲人忒瑞西阿斯?”
 
    俄狄浦斯又问起那个幸存的奴隶的情况,问他现在何处,是否还活着。他终于打听到,那个奴隶现在喀泰戎山上放牧畜群。俄狄浦斯立即派人去找那个奴隶。他要了解所有事实,不管事实本身有多么可怕。
 
    派去找奴隶的人刚走,科林斯来的信使便来了。信使带来了科林斯国王波吕玻斯病逝的消息。这么说,波吕玻斯不是被儿子所杀。如果俄狄浦斯是波吕玻斯的儿子,那么意味着命运的安排并未应验,因为命运注定俄狄浦斯要杀害父亲。也许俄狄浦斯不是波吕玻斯的儿子?
 
    俄狄浦斯心存侥幸:他已逃脱了注定的命运。可是信使将他的这一丝希望摧毁了。信使告诉俄狄浦斯,波吕玻斯不是他的亲生父亲。当俄狄浦斯还是个幼小的婴儿的时候,是信使从拉伊俄斯的牧人的手中得到这个婴儿,是他亲自将婴儿抱给科林斯国王波吕玻斯的。
 
    俄狄浦斯恐惧地听着信使述说,可怕的真相愈来愈明朗了。
 
    再说那个牧人。开始他什么都不肯说,他想隐瞒一切。可是俄狄浦斯威胁他,如果他隐瞒事实真相,那就要受到严厉惩罚。
 
    牧人害怕惩罚,供认他当初送给信使的男孩是拉伊俄斯的儿子,虽说父亲一定要这男孩死亡,可是牧人可怜不幸的婴孩。
 
    俄狄浦斯多么希望自己还是个无辜的婴儿时就死掉,他着实抱怨牧人未让他死在襁褓里。现在俄狄浦斯一切都明白了。他已经从伊俄卡斯忒的叙述中知道拉伊俄斯死亡的经过,知道是他自己杀害了父亲;同时他从牧人的话中得知,他就是拉伊俄斯与伊俄卡斯忒的亲生儿子。
 
    无论俄狄浦斯怎样竭力逃避,命运的安排还是应验了。俄狄浦斯绝望地走进王宫。他是杀害父亲的凶手,是自己母亲的丈夫,从同一个母亲这点来说,他的儿子既是他的儿子,同时又是他的兄弟。
 
    宫里等待俄狄浦斯的又是一个新的打击。伊俄卡斯忒经受不住所有可怕的现实的打击而自杀,吊死在卧室中。俄狄浦斯痛苦得发疯了,他扯下伊俄卡斯忒衣服上的金属扣,用扣子的尖端将自己两眼刺瞎。他不愿再看见阳光,不想看见孩子,也不愿再看到故乡忒拜。现在对他来说,一切都完了,在他的生活中再不可能有欢乐。俄狄浦斯恳求克瑞翁将他赶出忒拜,他只求克瑞翁一条:照顾一下他的儿子。
 

  (网络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