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创造之神话

文章来源:神话传说故事网   发布时间:2015-06-01   点击数:
    虽然有几位学者以为北欧人原是从亚洲中部的伊朗平原移住过去的,但是据今天流传下来的北欧神话来看,这些北欧人显然没有从他们的老家里带了什么去,他们的神话是在他们的新家里(如果他们确实是伊朗平原的野蛮人迁移来的)创造而成的。新家里的气候和地形,在他们的神话故事上刻下了很显明的痕迹。
 
    这些北欧的原始人,在他们最初注视着自然现象的时候,就已经注意到了两种截然相反然而又同样吸引他们注意的现象:一方面是巨伟粗朴的冰川、惨淡的阳光、北极光的耀亮、常是在发怒似的粗恶的海,雪堆似的巨浪打击着高耸的崖石和冰山;而另一方面呢,是那个短促的夏季的蓝天和碧海、长在的光明,和几乎可说是奇迹的、植物的荣茂。寒冷和温暖的对比是这样强烈,无怪乎原始的冰岛人会设想这个宇宙是火与冰混合着而造成的了。
 
    前面已经说过,北欧神话是庄严而富有悲剧性的。这也是辛苦地和自然斗争而仅得生活的北欧人所想象的必然结果。他们在冰天雪地中渔猎时所受的危险,在长而寒冷的冬季中所受的痛苦,当然地会引导他们想象寒冰与霜雪是宇宙间的恶势力,而且以同样的理由,他们又会将热和光明视为善的势力了。并且,北欧人因生活关系而养成的严肃的头脑又自然而然地以为宇宙间的这两种善与恶的势力是在不断地斗争着。--这代表了善势力的诸神和代表了恶势力的巨人们之间的斗争,就成了北欧神话的主要骨骼。
 
    在这种观念之下,古代的北欧人编成了他们的天地创造的故事:
 
    他们以为最初,还没有地,没有海,没有空气,一切都是包孕在黑暗之中的时候,有名为“万物之主宰”(奥尔劳格,Orlog)的力存在着。它是不可见的、不知从何而来,然而却存在着。
 
    宇宙起源之始,在广漠太空的中央,有一个极大的无底鸿沟金恩加格(Ginnungagap),被永在的微光包围。鸿沟北方是浓雾与黑暗之国尼弗尔海姆(Niflheim),此中又有不竭之泉源赫瓦格密尔(Hvergelmir),仿佛是一口煮沸的大锅,向十二道名为埃利伐加尔(Elivagar)的大川供给水源。【埃利伐加尔诸河中最大的一条叫维穆尔(Vimur)】;当这十二道大川的水滔滔流来的时候,在鸿沟边被无底鸿沟中的冷气所激,立刻冻成了冰山,覆盖堆积在鸿沟的边缘,又滚入鸿沟中,发出雷鸣般的巨响。
 
    鸿沟之南,正对着尼弗尔海姆的,乃是真火之国穆斯帕尔海姆(Muspelheim),火焰巨人苏尔特尔(Surtur)镇守于此。这位巨人常以他的发光冒火星的大剑砍击那些滚到无底洞中的冰山,发出擦擦的巨响,而且使那些冰山受热溶化了一半。溶冰所冒出的水汽向上升腾,复为那四周的冷气所袭,凝而为寒霜,越积越多,终于填满了广漠太空的中央。这样,由于冷与热的不断工作,或竟由于那不可见亦不知所以来的「力」--所谓“万物之主宰”的意志,一个庞大无比的巨人,名为伊密尔(Ymir),或名奥尔格尔密尔(Orgelmir),就从无底鸿沟周围的冰山中生出来了。因为他是从寒霜中产生的,故亦称为霜巨人(Hrimthurs)。这实为冰冻的海洋之人格化。
 
    和伊密尔同一来源且同一材料的,是一头名为奥德姆拉(Audhumla)的大母牛。它的乳房喷出四股极粗的乳汁,供给了伊密尔的食粮。母牛转而求食物于身边的冰山,以它的粗舌舔冰上的盐,久而久之,冰山渐消而一巨大头颅的头发露出来了,后来连头连身体都出来了;这就是祖神勃利(Buri,产生者)。此时伊密尔正在睡觉,于是从他腋下的汗水中生出了一子一女,从他的脚上生出了六个头的巨人瑟洛特格尔密尔(Thrudgelmir),而瑟洛特格尔密尔在出生之后不久就又生下了巨人勃尔格尔密尔(Bergelmir),此为一切邪恶霜巨人的始祖。
 
    当这些巨人们觉察到他们旁边还有勃利神及其子勃尔(Borr,意为生产,是勃利出生后立即生下来的),他们就和两位神战斗起来。神是代表善的,巨人是代表恶的,他们决不能和平地共处。战斗延长了许多时候,两边势均力敌;直到勃尔以女巨人贝丝特拉(Bestla,她是巨人波尔斯隆(Bolthron,恶之刺)的女儿)为妻,生了三个儿子:奥丁(Odin)、维利(Vili)、伟(Ve),--象征着精神、意志和神圣,--方才分出胜负。奥丁等三人出生后立即加入父亲的斗争,终于将最厉害的霜巨人伊密尔杀死。当伊密尔死的时候,从他的伤口里涌出大量的血,变成一股洪流,将他自己的一族全部淹死,只剩下勃尔格尔密尔和他的妻子乘舟逃走。他逃到世界的边缘,定居下来,将其地命名为尤腾海姆(Jotunheim,巨人之国),又生了一大群霜巨人,时时想闯到诸神统治的世界中作恶。
 
    战胜了巨人的诸神,于是成了世界之主宰。他们自称为亚萨神族(Aesir,意即世界的柱石与支持者),并且也有时间来做建设的工作了。他们要在这荒凉的太空中创造一个可居住的世界。
 
    他们将伊密尔的巨大尸体滚进那无底鸿沟,将他的肉塑成了大地,北欧人称为米德加德(Midgard,中央之地),以置于那无底鸿沟的正中央,周围围以伊密尔的眉毛,算是大地与无垠太空之间的界墙。伊密尔的血和汗则成为海洋,环绕在他的肉体所构成的硬土的四周。他的骨头被造成了山,牙齿成为石,头发成为树木百草。这样布置好了,诸神又取伊密尔的颅骨很巧妙地悬于地和海之上,是为天体;取伊密尔的脑子改造为云。可是这青石板似的天必得有物托住了,方免得坠下来。所以诸神又将四个壮健的矮人命名为诺德里(Nordri,北)、苏德里(Sudri,南)、奥斯特里(Austri,东)、威斯特里(Westri,西),使立于地之四隅,以肩承天。
 
    这样的世界,还得要光明:所以诸神又从穆斯帕尔海姆取了火来,布满在天穹上,那就是群星。最大的火块留作创造太阳和月亮,用金车载着。诸神找了两匹马,阿尔瓦克(Arvakr,早醒者)和阿尔斯维(Alsvin,快步者),拖那个盛着太阳的金车。但又恐怕太阳的热力伤了那两匹马,所以特在马的肩下加了装气的大皮囊;他们又造了巨盾斯瓦林(Svalin,冷者)置于车前,免得太阳的热力烧坏了车子,也因此让地面不至于被太阳所灼焦。盛月亮的车子由一匹名为亚斯维德尔(Alsvider,永远迅速者)的马驾着,可是没有马的防御物和盾,因为月亮的光热是温和的。
 
    但是驾这太阳和月亮的车,须得两位驭者;诸神看中了巨人蒙迪尔法利(Mundilfari)的一对美丽的孩子:男的名叫玛尼(Mani,月亮),女的名叫苏尔(Sol,太阳);苏尔是格劳尔(Glaur)的妻子,格劳尔或被称为火焰巨人苏尔特尔的一个儿子。诸神把这两个人弄到天上,使玛尼驾了月车,苏尔驾了日车。
 
    于是诸神又命令巨人诺尔维(Norvi,时间)的女儿诺特(Nott,夜)驾一黑车,由一匹黑马赫利姆法克西(Hrimfaxi,霜之马)拖着,马的鬃毛上有露和霜落下。诺特就是夜之女神,她曾经三次结婚,和第一位丈夫生一子奥德(Aud),和第二位丈夫生一女乔迪(Jord,地),后来又和第三位丈夫,漂亮的德尔林(Delling,黎明)生了一个非常耀眼的英俊的儿子,取名为达格(Dag,昼)。诸神又为此子备一车,驾以一匹极白的马斯基法克西(Skinfaxi,光之马),它的鬃毛间射出极亮的光线,照耀四方,为世界带来光明与喜悦。
 
    但是因为北欧人总是以为邪恶时常跟在善势力之后,想要破坏善势力,所以他们又说有可怕的天狼斯库尔(Skoll,嫌忌)和哈梯(Hati,憎恨)总是在追逐太阳和月亮(二狼分别追逐日月),想把它们吞下去,使世界复归于黑暗。有时候,天狼几乎追上了太阳和月亮,而且咬着了,那就是日蚀和月蚀。那时,地上的人们须得吹号打鼓,惊走那天狼。但天狼还是永远不舍地追着,总有一天它们会把日月吞下去,这就是“诸神之黄昏”的时候了。
 
    诸神不仅指派了日、月、昼、夜四位神在天空中驾车巡行,而且还指派了暮、午夜、晨、上午、正午、下午的神以分担他们的工作。在此之外,还派定了夏之神和冬之神:夏神是斯瓦苏德(Svasud,温和,夏日之人格化)的儿子,也和他父亲一样可亲;而冬神的父亲是文德苏尔(Vindsual,冷酷,寒冬之人格化),和夏神是死对头。除此之外,北欧人又设想在天之极北,有巨人赫拉斯瓦尔格尔(Hraesvelgr,吞噬尸首者),身披鹰羽之衣,当他举臂--或可说是举翼的时候,冷风就从地面上横扫而过。
 
    当诸神忙着创造天地、装饰天地的时候,有一大群像蛆一样的东西从伊密尔的肉里生出来了。这些小家伙引起了诸神的注意,诸神乃给它们以形状和人的智慧,并将它们分为两种:那些黑皮肤、诡诈狡猾的,诸神逐之于地下的斯瓦塔尔法海姆(Svartalfaheim,侏儒之国),禁止他们白天到地面上来,如果违反了,就要变成石头。这些家伙被称为Dwarf(矮人)、Gnome(侏儒)、Troll(魔怪)、或Kobold(小鬼),他们的任务是搜集地下秘藏的宝物。找到之后,他们把金银宝石都藏在隐秘的地方,不让人们随便找得。而另外一种则是长得白皙、性格温和的,诸神称之为Fairy(仙子)或Elf(精灵),送他们住在空中的亚尔夫海姆(Alfheim,精灵之国),他们可以随意飞来飞去,照料花草,和鸟雀蝴蝶游戏,或是在月夜的草地上跳舞。
 
    这样将一切都布置好了,诸神之首奥丁乃引诸神卜居于远离大地的一块平原,这平原在不冻的大河伊文(Ifing)之彼岸,名为伊达瓦尔德(Idawald)。诸神所居之地名为阿瑟加德(Asgard),辅佐奥丁的有十二位男神(Aesir)和二十四位女神(Asynjur)。于是他们开了一次盛大的会议,奥丁发布命令,谓在此诸神之领域内不许有流血之事。这会议的另一结果是诸神建立了一个巨大的冶炼炉,铸成了各种武器和建筑神宫所必需的工具。诸神这样快乐地生活着,有许多年;是为诸神的黄金时代。
 
    虽然诸神创造了大地,准备作为人类的家,然而实际上,地上还没有人类。某一日,奥丁、维利和伟(或说是奥丁、海尼尔(Honir)和洛多尔(Lodur,即洛基Loki))从神宫中出去,在海滩上走,找到了两片木板,或说是两棵树,一棵是梣树(Ask),另一棵是榆树(Embla),便拿来削成了人的形状。诸神看着自己的作品,很是得意,就决定要利用这手制品。于是奥丁给与其灵魂,海尼尔给以动作和感觉,洛多尔给以血,这样就有了能思索能说话能工作并且有恋爱有希望有生有死的人类,住在地上当地上之主。这新造成的两个人是男女一对(梣树是男,榆树是女),他们生下子女,繁衍不息。
 
    此后奥丁又创造了一棵巨大的梣树,名为伊格德拉修(Yggdrasil),是为宇宙之树、时间之树、生命之树,充满着整个世界。它着根于辽远的、翻腾着不竭之泉赫瓦格密尔的尼弗尔海姆,还着根于近海之地、着根于乌尔达泉(Urdar brunnr)旁的神之家宅。立在这三支大根上,这棵树长得极高,其最高枝名为莱拉德(Lerad,和平之给与者),罩在奥丁的宫殿上,而其它的高枝则罩在尼弗尔海姆、罩在穆斯帕尔海姆、以及我们的大地。莱拉特的枝头栖着一只鹰,一只名为维德佛尔尼尔(Vedfolnir)的苍鹰又蹲在鹰的两眼之间,炯炯的目光照耀着天上地下甚至远至尼弗尔海姆中发生的各种事情,报告给奥丁。
 
    伊格德拉修的树叶是常青的,所以又是供给诸神以羊乳的神羊海德伦(Heidrun)的食料,还有叫达因(Dain)、特瓦林(Dvalin)、杜涅尔(Duneyr)、杜拉索尔(Durathor)的神鹿们也在吃这树叶;这些鹿的角上会滴下蜜露来,世界上的一切河水都来源于此。
 
    在伊格德拉修的左近,不竭之泉赫瓦格密尔旁,有一条可怕的毒龙尼德霍格(Nidhogg)不停地在啃噬生命之树的根,又有无数的蛇【这些蛇的名字是格因(Goin)摩因(Moin)、格拉巴克(Grabak)、格拉弗沃鲁德(Grafvollud)、奥弗尼尔(Ofnir)和斯瓦弗尼尔(Svafnir)】来帮助龙做这破坏的工作。龙和蛇都想弄死这生命之树,知道生命之树一死,诸神的末日也就到了。挑拨是非的松鼠拉塔托斯克(Ratatosk)则在树的枝干间不停地跑着,把树顶的苍鹰所见所报告的事情讲给毒龙听,并常常挑拨着龙和鹰之间的憎恨。而命运女神诺恩(Norns)们,姐妹三个,一直在照料着生命之树,她们从乌尔达泉汲水来灌溉此树。
 
    高临于大地之上,横跨尼弗尔海姆两陲的,是火、水,及空气组成的神圣之桥碧佛洛斯特(Bifrost,虹),诸神由此桥下到地上,或到生命树之根旁的乌尔达泉,他们每天都要在这圣泉旁召开会议。诸神中惟有雷神托尔不从这虹桥上走,免得他沉重的脚步和雷火弄坏了桥。守护虹桥的神是海姆达尔(Heimdall),他在此守护,日夜不离;其武器是一把快刀和一只银角。每当诸神经过这桥的时候,他就吹他的银角作软调,但如果这角吹出高亢激越的声音时,那就是在报警,是诸神之黄昏(Ragnarok)来了,是霜巨人联合着火焰巨人苏尔特尔,要来毁灭这世界的时候了。
 
    虽然亚萨神族是天上最初的神,但北欧人又另有海与风之诸神,伐纳神族(Vanas),住在伐纳海姆(Vanaheim)。早先,奥丁尚未建筑他们的阿瑟加德神宫时,亚萨神族和伐纳神族之间曾有过战争,他们各用山石和冰山作为武器。后来两方讲和了,于是伐纳神族中的涅尔德(Njord)带着他的两个孩子弗雷(Frey)和芙蕾雅(Freya)住到天上的阿瑟加德,算是和平的保证,而亚萨神族中的海尼尔,奥丁的亲兄弟,则住到了伐纳海姆。
 
    【补充:战争的起因是一个叫古尔薇格(Gullveig)的女伐纳神带着伐纳神族的使命来到阿瑟加德,她似是来和亚萨神族理论两大神族哪个该受到人类的顶礼膜拜的,亚萨诸神却断定她来意不善,众神之主奥丁首先将长矛掷向她以示宣战,众神也纷纷向她发动攻击。然而,古尔薇格是一个有魔力的女神,尽管众神用长矛刺杀和用火烧死她达三次之多,她却每一次都能死而复活。正因为亚萨诸神胡乱格杀古尔薇格的缘故,愤怒的伐纳神族正式向亚萨神族宣战了。这是世界自混沌初开以来第一场宏大、惨烈的战争,两个神族的战士们都英勇无畏地在战场上拼杀,众神的矛头都沾满了敌人的鲜血。由于双方势均力敌,战争持续了许多年头,双方都遭受了巨大的损失。
 
    最后,所有的神祗都厌倦了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也厌倦了诸神之间无谓的厮杀,于是,神族之间开始了和谈。为了长久保持两大神族之间的和平,不让战火在神的世界中再度燃起,众神最后决定双方互相派遣人质。亚萨神族送往伐纳海姆的是海尼尔和智慧巨人密弥尔(Mimir),伐纳神族送往阿瑟加德的则是最杰出的伐纳神涅尔德和他的一对孪生儿女,弗雷和芙蕾雅。被派往伐纳海姆的海尼尔看上去十分英俊,有一双长腿,奔跑起来很快捷,但是他在亚萨神族中却是一位智力相对低下的人,性情木讷,脑子有点鲁钝,而且特别不善于说话。也许正因为如此,奥丁请智者密弥尔与他同行。老巨人能言善辩,因为长年喝智慧泉中的泉水,因而知识也极为广博,正好可以帮助海尼尔回答各种问题。
 
    海尼尔和密弥尔来到伐纳海姆后,起初很是博得了伐纳诸神的欢迎,伐纳神族还让海尼尔当上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首领。但是伐纳诸神逐渐发现,在所有的场合都是密弥尔这个老头在喋喋不休地说话,解答他们提出来的种种问题;而一旦密弥尔不在的时候,海尼尔这个看上去高大英俊的亚萨神几乎是一无所知,从来都是愚钝而窘迫地回答不出哪怕是一个最简单的问题。伐纳诸神为此非常愤怒,强烈地感到受了亚萨神族的欺骗。因为伐纳海姆送去的人质是他们中最出色的涅尔德、弗雷和芙蕾雅,而换来的却是一个无用而喋喋不休的老人和一个天生愚笨的亚萨神。于是,伐纳诸神一怒之下砍下了密弥尔的脑袋,派人送往阿瑟加德,以示他们强烈的愤怒和不平。阿瑟加德的诸神在收到密弥尔的脑袋后,对伐纳神族的这种做法也无可奈何。或许是他们本来就存有欺诈之心,或许是他们确实不愿再挑起战火,这件事至此也就不了了之。当奥丁见到密弥尔的脑袋后,立即找来药草涂在伤口上,并念诵鲁纳文字的咒语对已被砍下来的脑袋施行法术,密弥尔充满知识和智慧的脑袋在奥丁的努力下,竟能脱离身体而奇迹般地存活下来。奥丁把这个脑袋小心地放在他宫殿的内室中,当他有什么疑难和困惑的时候,就来到密弥尔的脑袋旁,念动咒语,向他讨教。(此三段文字为转载)】
 

  (网络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