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神之王奥丁

文章来源:神话传说故事网   发布时间:2015-06-01   点击数:
    奥丁(Odin),亦称沃坦(Woutan)或沃登(Woden),北欧神话中的至高神,象征着宇宙间无所不在的精神,天空之人格化。他是智慧与胜利之神、贵族与英雄的保护者,因为诸神都出于他,故又被称为“诸神之父”,也是阿瑟加德之主。他的宝座名为希利德斯凯拉夫(Hlidskialf),实非寻常之椅子,而就像一座巨伟的了望塔一样,从这上面,奥丁可以一眼看见天上人间的诸神、巨人、侏儒、精灵、以及人类的一举一动。这宝座,只有奥丁及其妻芙莉嘉(Frigga)可以使用;当他们坐在这宝座上的时候,总是面对着南方和西方。这两个方向是北欧人的希望之所寄。
 
    通常把奥丁的样貌说成是五十岁左右,身材高大、元气充溢,黑色卷发,或是灰色的大胡子而头顶微秃。他穿着灰色的衣服,戴青色大风帽,外面又披以青底而有灰色斑纹的大氅;这是有着苍穹和灰云的北方天空之象征。他的手里时常拿着他那无敌的长矛冈格尼尔(Gungnir,此名乃系模拟金铁交织之音,无意义),这矛是神圣的,对矛尖所发的誓,永不能反悔。他的手指或手臂上,又带着名为德罗普尼尔(Draupnir,滴落者)的聚金指环或手镯,这是“富庶”的象征,是宝贵无比的。奥丁也常到人世间来,如果是为了战争,他就戴上他的鹰盔,如果是和平地访察人间的事情,他就穿上人类的服装,戴一顶灰色阔边帽(为的是不使人看见他只有一只眼睛),自称为甘格勒利(Gangleri,流浪者)。
 
    当奥丁坐在宝座上的时候,他的肩头停着两只大鸦,胡基(Hugin,思想)和穆宁(Munin,记忆)。这两只大鸦是奥丁的秘密侦探,每天到人间去刺探新闻,回来报告。在他的脚边蹲着两条狼或猎狗,名为格利(Geri,贪吃)和弗利基(Freki,暴食),因为是奥丁的爱兽,所以谁遇见了,谁就有好运。
 
    奥丁在阿瑟加德有三处宫殿,其中有一个,位处格拉希尔(Glarsir)树林之中,名为瓦尔哈拉(Valhalla,英灵殿),有五百四十个大门,每个门宽可容八百位战士并排进出。正门上方有一个野猪的头和一只鹰;这鹰的锐目能看见世界的各方。宫殿的四壁是由擦得极亮的矛所排成,所以光明炫耀;宫的顶是金盾铺成。宫内的座椅上皆覆以精美的铠甲,这是奥丁给他的客人的礼物。凡是战死的勇士,所谓恩赫里亚(Einheriar),为奥丁所器重者,皆得入此宫为上客。
 
    以勇敢为无上之美德,以战死为无上之光荣的北欧人,因而也视奥丁为胜利及战争之神。北欧人以为每逢人间有战争的时候,奥丁就派遣他的侍女瓦尔基莉(Valkyrie)们到战场上去,从战死的勇士中挑选一半,背在她们的快马上,从虹桥碧佛洛斯特进入那瓦尔哈拉宫殿,先由奥丁的两个儿子在宫中欢迎,然后被带到奥丁的御座前接受嘉奖。如果战死者中有诸神平日中意的人,那么奥丁必亲自起身欢迎,以示特殊的礼遇。在瓦尔哈拉宫中,又有盛筵飨待那些被接引上天的战死者,美貌的瓦尔基莉们此时也穿着纯白的长衣,殷勤地为勇士们劝觞。这些瓦尔基莉们,一般据说是九个,以大杯盛美味的神羊乳,大盘盛野猪肉,请勇士们放量饮啖。这野猪肉也是宫殿中的珍品,乃是神之野猪沙赫利姆尼尔(Sahrimnir)的肉,每天由神宫的厨子安德赫利姆尼尔(Andhrimnir)割下来在大锅里烧好,却从来没有不够的时候,虽然奥丁的客人都是好食量的北欧勇士。这野猪也是神奇的,刚割了它的肉,它立刻又生满了一身肥肉。勇士们醉饱之后,又常在宫外的旷野上战斗,直到再闻传饭的角声,这才携手回去。在那里,美丽的瓦尔基莉们又在侍侯,将大斗里的神羊乳倾在各个勇士的心爱的杯子里,这杯子是用他们仇敌的头盖骨做成的。就是这样天天饮宴比武,勇士们在瓦尔哈拉宫中享福。这种生活,是北欧武士们所能想象的最美满的生活,所以奥丁也是他们最尊敬的一位神。
 
    奥丁出战的时候,通常是骑着他的八腿的灰色天马史莱普尼尔(Sleipnir),拿着白色的盾,他的武器,除了无敌之矛冈格尼尔,还有神弓,一发能出十箭,每箭中一敌人。他又常以着名的狂暴战体(Berserker rage)授给他所宠爱的人,成为狂战士的人能空手出入枪剑之林而不受伤。
 
    因为奥丁是全知全能的至高神,是代表了一切的,所以他的别名最多,约有二百个左右,每一个名字表示他的一种存在。被视为“风神”时的他,特名为沃登【英语中的星期三(Wednesday)就是以Woden命名的】。
 
    北欧人以为暴风雨是奥丁骑着马在世界上驰过,收拾死者的灵魂。这也是北方人恐惧暴风雨的表现;所以假如有人在暴风雨中遭到了不幸,别人便说是因为冲犯了奥丁带着灵魂所走的路的缘故。但又谓如果能虔诚地跟着风暴走,往往能得奥丁从半空中赐予一马腿,这若能谨慎地保持着,到明天就会变成一块黄金。北欧人称暴风雨为奥丁的行猎,以秋冬风猛的季节为奥丁的狩猎季。农人们常留一些成熟的麦子在田里,预备奥丁经过时喂马。
 
    奥丁又是一切知识之神,这是因为他喝过密弥尔的“智慧之泉”的水。在这泉水的深处,也能清楚地映出未来之事;奥丁找到了密弥尔,要求一勺之水。可是这位守泉的老巨人很知道泉水的价值,一定要奥丁的一只眼睛为代价,奥丁就挖出自己的一只眼睛给了他,从此只剩一只眼睛。密弥尔将所得的眼睛沉在泉水深处。为了留作纪念,奥丁乃折取那笼罩在智慧之泉上的生命树伊格德拉修的一根树枝,做成了他的无敌的矛。从此奥丁的智慧是无人能匹敌了,但他从此也忧愁起来(他的面容是永远忧郁的),因为他知道了未来之事,知道了诸神将来不可逃避的劫运。
 
    因为奥丁是知识之神,所以北欧古字母,即鲁纳(Rune)文字,也被说成是他的发明。在发明鲁纳文字的时候,奥丁曾自己倒悬于生命树伊格德拉修的巨枝上,凝视着深不见底的尼弗尔海姆,用心深思,并以矛自刺;这样凡有九日九夜之久。在发明了这神秘的文字之后,奥丁就将之刻在他的矛上,又刻在他的马的牙齿上、熊的牙齿上,以及无数生物与非生物的身体上。因为他曾受过九日九夜吊体之苦,所以吊罪在古代北欧算是重罪。
 
    北欧人以奥丁为天空的人格化,因而他的妻自然就是大地;但是大地有三个阶段,所以北欧人有说奥丁有好几个妻子。他的第一位妻子是乔迪(Jord),象征着原始的大地。乔迪为奥丁生下一个非常威武的儿子,就是雷神托尔。奥丁的第二个妻子,即正妻是芙莉嘉,她象征着开化后的大地,她生的儿子是光明神巴尔德(Balder)和神使赫尔莫德(Hermod),或说战神提尔(Tyr)也是她的儿子。奥丁的第三妻是琳达(Rinda),象征着不毛的冻土,她最初不肯接受奥丁的拥抱,后来才终于做了他的妻子,生子伐利(Vali),是为万物复春之象征。
 
    有些古代诗歌里又说奥丁曾以历史女神莎加(Saga,传说)或拉迦(Laga)为妻,奥丁每天都会到河水下的水晶宫索克瓦贝克(Sokkvabekkr)去看她,饮那冰冷的河水,听她唱讲述古代历史的歌【或称莎加乃是芙莉嘉的一个别名】。此外,奥丁的情人还有格莉德(Grid)、古恩露德(Gunlod)、斯卡蒂(Skadi)以及共同生出守望之神海姆达尔(Heimdall)的九位女巨人。在北欧神话中,奥丁这些非正式的妻子都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
 
    以上所述,是神话中的奥丁,也可说是北欧人的最古老的奥丁。然而在稍后期的诗歌中,便有半神话的历史的奥丁;古代那个神话奥丁的许多奇迹和冒险也被加在这位历史奥丁的身上,可是他的来历却不同了。他被说成是小亚细亚一个叫“亚萨”(Aesir)的部落的酋长,因被罗马人所迫,于公元前70年顷离开了小亚细亚的老家,迁居欧洲。这个奥丁,据说曾征服了俄罗斯、丹麦、挪威、瑞典等地,每处留一个儿子为君。这个半神话的历史奥丁后来自觉死期将至,乃集其群臣,以矛自刺其腹九下,说自己将归于老家“阿瑟加德”,于是就死了。
 
    据另一记载,则谓瑞典国王吉尔菲(Gyfli,在上面的记载中曾说他与奥丁平分国土,极为友善)慕亚萨族之勇名,要亲自访之,以验虚实;他到了奥丁的宫殿,受到欢迎,并与守门者甘格莱尔(Gangler)论及北欧神话之解释。这些都见于《小埃达》所载。又据另一极古老的诗歌,则谓奥丁有六个儿子,分别是丹麦、瑞典、挪威、东西撒克逊等六地之国君。别一诗则谓奥丁与芙莉嘉生了七个儿子,这些儿子即为盎格鲁撒克逊(Anglo-Saxon)王族之祖先。
 
    总之,凡诸历史的奥丁,可以相信都是从神话中的奥丁蜕变而来。将神话历史化,在各民族皆不能免,北欧神话当然也不例外。
 
    【补充:作为主神之一,在北欧还处于异教信仰的时代,奥丁受到信徒的广泛敬奉。如在瑞典东南部的乌普萨拉(Uppsala),瑞典古代信仰的中心圣地,有着名的乌普萨拉神殿,整座神殿以黄金装饰,托尔的神像设在中央(他掌管民众的福祉),左右两旁是奥丁和弗雷的神像。托尔手执雷锤,奥丁全身披挂铠甲(被视为胜利之神),而弗雷则有一根巨大的男性生殖器(代表万物的生殖力)。遇到疫病或饥荒,把祭品供奉给托尔,遇到战争则把祭品供奉给奥丁,缔结婚姻时,把祭品供奉给弗雷。每隔九年,在乌普萨拉举行瑞典全境规模的大祭典,人人都要参加,基督徒则必须出钱赎免。
 
    在祭典中,要将九个男人供作祭品,以取悦神灵。牺牲者的尸体吊在神殿附近的圣林中,这里的每一棵树都因此被认为是神树;狗和马也同样捆在那里。参加祭祀的人都要吃献祭的马肉,闻蒸煮马肉时的味道。这种祭祀一直持续到十一世纪末。北欧人经常以人牲祭神,在开战之前,也要把一个战俘奉献为祭品,刺在矛上焚烧,以求得胜利。】
 

  (网络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