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神之后芙莉嘉

文章来源:神话传说故事网   发布时间:2015-06-01   点击数:
    芙莉嘉(Frigga),或称芙莉格(Frigg),一谓是夜之女神诺特之女,即是象征了原始的大地、而为奥丁之情人的乔迪的姐姐。但据别一说,则谓她是奥丁与乔迪所生之女,同时又为奥丁之妻,这便说明了北欧人早先也行过近亲结婚的习惯。奥丁和芙莉嘉的结婚,是阿瑟加德的诸神所共庆的,以后每年举行结婚纪念,且必有大宴会。在这个意义上,芙莉嘉在北欧神话中是掌管婚姻的神。
 
    但在一般的意义上,芙莉嘉是大气或云雾之人格化,她的衣服或为白色或为灰黑。她是诸神之后,享有坐在奥丁的宝座上的特权,因此她也有周知宇宙万事之力量。她又是一切未卜先知的预言者,知道一切未来之事。这是因为北欧人把女性看成藏有多少秘密的神秘者的缘故。
 
    芙莉嘉被说成是一位美貌颀长的贵妇人,头戴苍鹭之羽(这是沉默与易忘的象征),穿雪白的衣服,腰间是一根金带,挂着一串钥匙;这又是北欧家庭主妇的神气。所以她也是家庭主妇们所奉祀的女神。她有自己的宫殿,名为芬撒里尔(Fensalir),意为雾之宫或海之宫。她在这宫内转她的轮机,织出金线或明色的云的长网。她的织轮是宝石装饰的,夜间大放光明,北欧人称之为“芙莉嘉的织轮”,即我们所谓的猎户星座。
 
    在她的芬撒里尔宫内,芙莉嘉邀请世上忠诚夫妻的灵魂去,犹如奥丁招待那些战死的勇士;相爱的夫妇因此虽死而不分离,在芬撒里尔宫内享受快乐。所以芙莉嘉是婚姻及母爱之神,特为结婚者所敬奉。
 
    芙莉嘉又很喜欢首饰;她对金珠宝石的贪心是无可餍足的。有一次,她偷了奥丁的真金像上的一块金子,而且又设法使金像破碎,不能自供偷者是谁(奥丁为了查究偷者的名字,曾以鲁纳文字写在金像口上,使其能自言),这很是触怒了奥丁,结果奥丁就负气离开了阿瑟加德,到人世间漫游。在这段期间中,他的兄弟维利和伟篡了他的位,又夺了芙莉嘉为妻。维利和伟与奥丁是一样面目的,芙莉嘉也不知自己已经失身;可是他们没有奥丁的威力,不能降福于世界,任凭霜巨人们蹂躏人间,以冰雪封锁大地,毁坏了一切生物。
 
    幸而七个月以后,奥丁回来了,两位篡位者也偷偷跑走。于是霜巨人不敢再作恶,世界复又恢复了生机。其实这是人们解释寒冬为何会来的一个说法。北欧人的五朔节(在五月一日,庆祝春天到来),就是为纪念奥丁的复归的。
 
    芙莉嘉有许多侍女,她们多半是代表了她复杂的神性之一方面。最得她宠爱的一个侍女名叫福拉(Fulla),或说原是芙莉嘉的一个姐妹,负责掌管芙莉嘉的首饰箱,侍侯她梳妆。她常常献议给芙莉嘉,如何去帮助那些祷求神佑的人类。福拉是很美丽的,她的金黄色的头发极多且长,是五谷的熟穗的象征。所以福拉又常被视为大地丰穰之神。
 
    赫琳(Hlin)是芙莉嘉的第二侍女,是司守护的女神,常常被派遣到世间去安慰受难的人。她经常用心听取人类的祷告,请求芙莉嘉帮助那些有求的穷苦人们。而盖娜(Gna)是芙莉嘉的速行的使者,她骑在她的马霍瓦尔普尼尔(Hofvarpnir,迅驰者)上,能够飞快地渡海过山,无论是空中还是火中,没有一处地方不能去。她是清风的人格化。盖娜把路上所见的一切告诉芙莉嘉,有一次,她看见奥丁的后代利里尔(Rerir)王在海边哭,因为他没有儿子。盖娜把这事告诉芙莉嘉后,芙莉嘉就取一苹果(这是结实的象征),使盖娜赐给了利里尔王。后来利里尔王果得一子,就是北欧传说中有名的英雄伏尔松格(Volsung)。(见第二十三章)
 
    除上述三人以外,芙莉嘉还有三个随车的侍女。洛芬(Lofn)是一个温柔庄重的少女,她的职务是除去一对恋爱者前途中所有的阻碍。芙约芬(Vjofn)的职务是使冷硬的心接受爱情,维持着人类间的和睦,使互相反目的夫妇重新修好。珊恩(Syn,真理)通常守护着芙莉嘉的宫门,不准人随便进去。凡是被她拒之门外的人,无论如何请求,必无效果。因为她本身就是真理之人格化。
 
    芙莉嘉另有一个在宫里的侍女,名为格芙琼(Gefjon,给予者),专司接引那些未及结婚而死的男女到宫中享受快乐。又据别一说,格芙琼曾为一个巨人生下过四个儿子,有一次,奥丁派她去见瑞典国王吉尔菲(见上章),请求分给一些土地。吉尔菲就对格芙琼说她一天之内能耕多少土地就给多少。格芙琼乃将她的四个儿子变成四头牛,驾起犁来,将地面耕了一条极深的沟,使得瑞典国王失色惊异。格芙琼耕了一天,划出一大块土地来,曳入海内,成为一个岛【就是今天的西兰(Zealand)岛,而瑞典的泥土被耕掉的地方,就是今天的维纳恩(Vanern)湖】。后来她又嫁了奥丁的一个儿子,成为丹麦王室的始祖。
 
    另外,芙莉嘉的侍女还有埃尔(Eir,仁慈),她是最有本领的医生,搜集了地上的各种药草,内外科都能医治。她又把医术教授给人间的女儿,因为在古代北欧,医术是女子的业务。法拉(Vara)专司听受信誓,谴罚不守信者而赐福给守信者。瓦尔(Vor)是真实之人格化,司察看全世界的一切行为。而斯诺特拉(Snotra,智慧)则为美德之女神,一切智识的主宰者。
 
    在南日耳曼,没有芙莉嘉这位女神,却另有和芙莉嘉很相象的女神霍尔达(Holda)。这位女神也是云雾之人格化,正和芙莉嘉一样。人们把下雪说成是霍尔达在清理她的卧床,下雨则说是她在洗衣,把白云说成是她的布。当长条的灰色云朵散布于天空的时候,说是她在纺织。据那些传说,则织麻之法亦传自霍尔达。从这些地方,可以相信霍尔达就是芙莉嘉在南欧的变体了。
 
    据中世纪的传说,则身为云雾之人格化的霍尔达又是一个住在山洞中的女神,叫维纳丝夫人(Frau Venus),相当于希腊神话中的那个爱与美之神。她常常引诱少年骑士到她的洞里,用种种肉感的快乐使他们流连忘返。又一说霍尔达拥有一眼有魔力的泉水,这泉水名为“苏生”,和有名的青春之泉(饮之即返老还童)相仿。她还有一辆车,常坐这车到各处视察。
 
    撒克逊民族所信奉的女神伊丝特(Eastre,或Ostara),春之女神,也和芙莉嘉有些相象。这位女神甚受古代的日耳曼人敬奉,所以,当基督教盛行后,这位女神并没被降为魔鬼,而且为纪念她起见,还把基督教的一个节日取了这位女神的名字--就是英文中的复活节(Easter)。在这个节日里,人们以彩蛋互赠,因为蛋是代表生命之始,而伊丝特是春之女神,象征着严冬后的生命之复苏。
 
    在日耳曼的别处,芙莉嘉又以贝尔莎(Bertha)之名出现。贝尔莎也是纺织之神、园艺之神,又为照料殇婴灵魂之神。或又有名为Gode或Wode的女神,这从名字就能看出来是Odin或Wodan的阴性形式。在荷兰,把芙莉嘉称为维萝尔德(Vrouelde)。所有这些女神,从她们象征的意义来看,事实上都是芙莉嘉的化身。
 

  (网络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