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敢及战争之神提尔

文章来源:神话传说故事网   发布时间:2015-06-01   点击数:
    提尔(Tyr,或称吉乌(Ziu)),是奥丁的儿子。他的母亲,或说是诸神之后芙莉嘉,或说是一无名的女巨人,波涛汹涌之海的人格化。提尔也是阿瑟加德的十二大神之一,但并没有他自己的宫殿,而是常住瓦尔哈拉。
 
    好战的北欧人当然奉代表了勇敢与战争的提尔为至尊的神,甚至有时仅次于奥丁。北欧的勇士常常在打仗之前向提尔祈祷,像对奥丁祈祷一样。提尔的武器是刀:刀在北欧武士眼中是神圣的,他们发誓常以“刀尖”的名义。有所谓“刀之舞”,勇士们举刀向天,成刀尖之山,而另一人超跃过之。又或以刀尖密接成轮形或玫瑰形,使他们中的首领(最勇敢者)站立于上,共抬之游行。
 
    提尔的刀,据说也是铸造奥丁的矛的那个侏儒德瓦林所铸。谁能得到这把刀,就能征服全世界--每战必胜,可是他自己的性命终亦必死于此刀。据古代的传说,则说此刀藏于奉祀提尔的神殿中,忽然一天不见了,后来经过许多时候,出现在一个罗马人维提里乌斯(Aulus Vitellius,69年4月-12月在位)手里,因而他就毫不费力地被举为罗马皇帝。可是他不善用此刀,终于又为一日耳曼兵士所得,即以此刀割了维提里乌斯的头。
 
    那日耳曼兵士恃此刀所向无敌,老年埋刀于地下。于是又经过了许多年,匈奴(Huns)的战士阿提拉(Attila)无意中得之,遂成为无敌将军。据《萨迦》所述,阿提拉最后亦厌战,在匈牙利住下,想和美貌的勃艮第公主伊尔迪克(Ildico)成亲;但因伊尔迪克的家族是被阿提拉所杀,所以结婚之夜,伊尔迪克乘阿提拉之醉,就又拿那刀割了阿提拉的头。
 
    【注:历史上的阿提拉的确死于与伊尔迪克新婚之夜。唯确切死因不明,亦有称其是为伊尔迪克所杀者。】
 
    因为提尔是战争之神,所以那些白臂的瓦尔基莉们也听提尔的差遣。据说就是提尔带领着瓦尔基莉们在战场上挑选死者带回瓦尔哈拉宫中,准备在将来“诸神之黄昏”时为诸神作战。
 
    提尔被说成是独手的。关于这独手的解释,又各各不同。或谓因为刀只有一面锋刃,独手象征的意义亦即在是;或谓这是表示战争的胜利只能属于一方面,不能两边都胜,而提尔既为战争之神,所以应该是独手,意即只能袒助一方。但是下面这个故事却是说明提尔为何只有一只手的最古老的传说。
 
    洛基私自在尤腾海姆以女巨人安格尔波达(Angrboda,愤怒之身 or 祸水,有一说谓她等同于古尔薇格)为妻,生了三个恶魔孩子(按照长幼次序排列):一是芬利尔(Fenrir)狼,一是世界之蛇尤蒙刚德(Jormungand),一是死亡女神赫尔(Hel)。
 
    洛基秘藏着这三个孩子,不让诸神知道。可是三个家伙长得非常快,无论如何隐藏不住。奥丁在宝座上也看见了,知道这三个孽种的利害,立刻就到了尤腾海姆,一手提起赫尔,将她打入尼弗尔海姆的深处,令她在那里为冥世的主宰,死亡之主;奥丁又把尤蒙刚德扔到海中,这魔物在海里一直长大,直到盘绕了大地,能自啮其尾。只有芬利尔被带到天上,因为奥丁想把它养驯了,或许有点用处。诸神看见芬利尔,都惊怕失色;只有提尔是无所畏惧的,他给这狼喂食。
 
    但是芬利尔迅速长大,而且野性也一天比一天重,诸神不得不设法将它捆起来,以免后患,因为在阿瑟加德流血是不许的。诸神造了一条叫雷锭(Laeding)的、极坚固的铁链,于是开玩笑似地对芬利尔说想试试它的力量有多大,请芬利尔被捆缚起来。
 
    芬利尔允许了,诸神就把它缚得紧紧的。但是芬利尔用力一挣扎,这铁链就断为粉碎。诸神假意称赞芬利尔的巨力,一面又赶快制造第二条更坚固一倍的铁链,名为德洛米(Dromi,枷锁)。于是又一次请芬利尔就缚,结果这第二条铁链也不能抵挡芬利尔的力量。
 
    诸神乃派遣史基尔尼尔(Skirnir)到地下去找侏儒们造一条链子。侏儒们就用猫的脚步声、石中的树根、女人的胡子、鱼的呼吸、熊的警觉、鸟的唾液,这些古怪的东西,造成一条比丝线还细的绳子,名为格莱普尼尔(Gleipnir,纠缠者 or 欺诈者)。可是这绳子比什么都结实,而且越拉越结实。
 
    【因为造这绳子用去了所有的材料,所以世界上从此就没有猫的脚步声、石中的树根,等等……了。】
 
    得到这根宝绳之后,诸神把芬利尔带到位于兰格维(Lyngvi)岛中央的、亚姆斯瓦提尼尔(Amsvartnir)湖中间的小岛上,再请它试试力气。虽然这时候芬利尔长得更加强壮了,可却有点不放心这根细线。它提出一个条件,须得有一位神的手放在它的嘴里,它方能让诸神捆起来。没有一位神愿意冒这个险;而永远无所畏惧的提尔挺身而出,把自己的右手放在芬利尔口中做抵押。结果,芬利尔被捆住了,提尔却成为独手。
 
    【诸神还恐怕捆得不牢,又用一条名叫盖尔加(Gelgja,细弱)的链子捆住它,还将绳子穿在一块深埋地中的坚石基奥尔(Gioll,嘶吼)上,再用一块名为特维提(Thviti)的巨岩压住坚石,以固定得更牢靠。】
 
    又因芬利尔叫得太响,便用一把刀撑住了它的上下腭,流血成一条河,名叫瓦恩(Van,希望)。这样,芬利尔永远不能脱身,直到“诸神之黄昏”到来,它才挣脱束缚,到阿瑟加德报仇。
 

  (网络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