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之女神绮瞳

文章来源:神话传说故事网   发布时间:2015-06-01   点击数:
    绮瞳(Idun),春天或青春不老之人格化,或说她是侏儒伊瓦尔德(Ivald)的女儿,或说她本来就是无生也无死的【或说她原属伐纳神族】。在北欧神话中,绮瞳是春之女神。她拥有青春之苹果,吃了这苹果的人,能常葆青春的美丽、活泼,已老者亦能返老还童。阿瑟加德的诸神,因为都是杂种(连奥丁自己也是杂种,他的母亲是霜巨人),不能免于衰老和死亡。而自从绮瞳来到阿瑟加德后,诸神常常分享她的苹果,就能永远青春不老了。
 
    这些青春之苹果,绮瞳放在一个篮子里,随便要多少,取之不尽。如此的一个宝贝,当然时时有侏儒和巨人想要偷盗,所以绮瞳一直很小心地保管着。
 
    有一天,奥丁、海尼尔和洛基照例到地上来散步。走了许多时候,到了一个渺无人际的荒凉之地,三位神饿极了,看见有一群牛,就杀了一头来烧,但火难旺,牛肉不熟。他们就知道是有人在施魔法。旁边的树上有一只大鹰,这时就对他们说,魔法是它使的,但只要分些熟牛肉给它,它便可解除这魔法。
 
    三位神答应了,于是牛肉烂熟,鹰要取走四分之三。洛基此时正拿了大块肉在那里吃,觉得鹰的要求太多,就和它争论,竟忘记这是一只会魔法的鹰。
 
    于是不高兴的事情来了。洛基的手连在牛肉上不能脱,而肉又连到了鹰的背上。鹰冲霄高举,把洛基带上空中去了。结果,洛基又答应了一个苛刻而丢脸的条件,才重新自由。原来这鹰是暴风巨人提亚西(Thiazi)变化的,他对洛基提出的条件是要骗取绮瞳和她那些青春之苹果。
 
    回到阿瑟加德之后,洛基知道博拉琪又出外“吟游”了,只有绮瞳一人在家,就去谎骗绮瞳说他看见某处有些苹果简直和绮瞳的青春之苹果一模一样。绮瞳不信,带了自己的苹果去作比较,可是刚出阿瑟加德,化为大鹰的提亚西就把绮瞳抓起,直带到北方寒冷不毛的暴风喧嚣之国,索列姆海姆(Thrymheim)。
 
    绮瞳虽身在拘囚中,可还是没有将青春之苹果给提亚西。她天天盼望有人来救她,可是渺无音信。阿瑟加德的诸神以为绮瞳和丈夫一同外出了,都没注意。直到上次吃的青春之苹果的效力渐渐消褪,诸神又感到了衰老的威胁,这才想起了绮瞳已经不见很久。奥丁知道是洛基捣鬼,所有的神都攒住洛基盘问;除了再发誓把绮瞳找回来,洛基也不能保住性命。
 
    他披上鹰之羽衣直飞到索列姆海姆,恰好提亚西出外捕鱼去了,洛基乃将绮瞳变成一个核果(或说一只燕子),抓在爪里,就飞回阿瑟加德。提亚西变成鹰去追,然而诸神却焚起火来,将他烧死。
 
    这样,绮瞳和她那青春的苹果就失而复得了。这段故事所比喻的意义是很明显的:绮瞳,春天与荣茂之象征,当青春之鸟(博拉琪)不在的时候,就被秋天(暴风巨人)以武力劫夺了去,而她的回来,也只有和南风(洛基)同时。那青春之苹果就是象征着发育繁茂的春之元气。
 
    可是在每一年中,春都必得失去一次,这现象,在现存的北欧神话中却没有完备的说明。据一些零星断烂的诗歌,则谓绮瞳是在生命之树的树枝上坐着,一时晕眩,掉到了尼弗尔海姆的深处,不能上来。奥丁遂命博拉琪、海姆达尔,以及别的神,带了白狼的皮,帮助绮瞳从寒冷的尼弗尔海姆深处上来,可是绮瞳不肯动。
 
    她让神们把白狼皮裹在她身上,但还是不动;博拉琪猜想绮瞳是得了病,就请别的神回去,他愿意独自在寒冷的地底陪着他的爱妻。在这一段时间内,博拉琪无心弹琴,地上也再不复能听见他那快乐的歌声。
 
    这个故事是没有尾巴的,它所比喻的意思也很分明。当春离大地,鸟的歌声自然也不复闻。但春天总是要回来,可这故事的结尾却遗失了。
 

  (网络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