稼穑之神弗雷

文章来源:神话传说故事网   发布时间:2015-06-01   点击数:
    弗雷(Frey,或Freyr,可等同于英格维(Yngvi)),涅尔德的儿子,生于伐纳海姆,所以他其实属于伐纳神族,即海与风之神族。当他和他的父亲及姐妹到阿瑟加德为人质的时候,阿瑟加德的诸神很欢迎他,给他美丽的亚尔夫海姆(Alfheim),让他管理那些如蝴蝶般飞舞在花草之间的小小的精灵(Elf)。
 
    弗雷是夏日金色阳光及温暖的夏雨之人格化,他广施惠福于人类,而他管理的精灵也是与人类有益的小东西。它们受了弗雷的命令,帮助花草生长繁荣,又指挥蜂蝶工作,尽力去帮助人类。【星期五(Friday)是以他命名的】。
 
    阿瑟加德的神祗们又送给弗雷一把剑;这把无敌的胜利之剑【能自行飞翔取敌首级】,是日轮光辉的象征。弗雷常用这把剑与霜巨人作战,因为他仇恨霜巨人,不亚于雷神托尔。而地下善工艺的侏儒曾送给他一只金毛的野猪古林布尔斯提(见第五章),这野猪的金毛,一方面是象征着金色的太阳光,另一方面也象征着五谷的成熟,因为弗雷是司丰穰之神,野猪(因为它以唇掘地)又是被视为教给原始人类以稼穑的。
 
    在这个意义上,弗雷是稼穑之神;他的侍者是女神贝依拉(Beyla),她是蜜蜂与牛奶之神,且和她的丈夫一起被视为肥料之神。弗雷有时骑野猪,有时则以其驾一金车;车中满载着果实和花朵,他将这些大量地撒布到地上。而除金毛野猪之外,他又有名为勃洛度格霍菲(Blodughofi,血蹄)的好马,以及云船斯基德布拉德尼尔(Skidbladnir),这船也是侏儒所造(见第五章)。
 
    弗雷的妻子是霜巨人盖密尔(Gymir)的女儿吉尔达(Gerd)。据《小埃达》所载,一天,弗雷偷偷坐上了奥丁的宝座希利德斯凯拉夫,向冰冻的北方了望,看到一个极美丽的年轻女性正走进盖密尔的家。这位女性有着闪耀的金发,她焕发的容光简直能把北方冰冻的天和海照亮。于是弗雷就爱上了这位女性;但当他知道她是盖密尔的女儿、而且又是被诸神所杀的暴风雨巨人提亚西的亲戚时,就知道这份恋爱是没有结果的了。
 
    相思使人憔悴,身为神的弗雷竟也不能例外。他的父亲涅尔德忧之,令从者史基尔尼尔(Skirnir)问其故。经过史基尔尼尔的询问,弗雷才道出了真情;史基尔尼尔便请借弗雷的马和剑,自己到北方去做媒。弗雷都答允了。于是史基尔尼尔带了十一颗金苹果、聚金指环德罗普尼尔,又摘取了泉水中映出的弗雷的面影,就到北方去了。
 
    史基尔尼尔到了盖密尔的家,见到吉尔达,就先奉上金苹果、聚金指环以及弗雷的面影,可是吉尔达都拒绝了。史基尔尼尔乃掣出剑来,吉尔达仍然不怕。最后史基尔尼尔只好使用魔法;他用手杖划出鲁纳文字的咒语,说如果吉尔达不答应弗雷的求婚,就将永远孤守空闺,或者只能嫁一个又老又丑的霜巨人。
 
    这终于使美丽的吉尔达恐惧了,于是她答应在九天以后的晚上,于绿地蒲利和弗雷相会。【为报答史基尔尼尔说媒之功,弗雷把自己的胜利之剑给了他作谢礼。终有一天他会后悔的。】
 
    在这个故事里,我们又看到对“冰冻的土地如何回春而万物生长”这一自然现象的解释。吉尔达是“冰冻之地”的人格化,她和琳达拒绝奥丁一样,坚拒着温暖阳光的拥抱,但最后终于接受了。弗雷不得不等待的“九日”便象征着北方冬季的九个月。不过也有一种说法,认为吉尔达是极光的人格化。
 
    弗雷在北欧也是很受崇拜的一位神【见第三章的补充,虽然事实上他只有上面这个故事流传下来】,因而半历史的弗雷就也产生出来了。据斯诺里?斯特拉松的《挪威古史》记载,弗雷是继半历史的奥丁和涅尔德之后的一位王。在日耳曼和斯堪的纳维亚各地,弗雷有许多不同的称呼;而在丹麦他被称为弗拉狄(Fradi,和平的 or 自由的),也被视为半历史的国君。据说弗拉狄曾得一魔法之磨,能依人之意而磨出各种东西。弗拉狄令两个女巨人推磨,磨出了“黄金”、“丰饶”和“和平”。
 
    但弗拉狄贪得无厌,不让巨人休息,她们乃思报复。有一夜,她们在推磨时不唱“黄金”、“丰饶”、“和平”,而唱“战争”,于是引来了海盗,将睡梦中的丹麦人杀尽,劫二女巨人及磨俱去,载在他们的船上。海盗吩咐女巨人磨出盐来,因为当时盐稀有而昂贵。但海盗的残酷不亚于弗拉狄,女巨人还是不得休息,只能一直磨下去,盐产得过多,遂压沉了船。因为沉在水里的女巨人和磨还在继续磨,海中的盐越来越多,于是海水从此就变成了咸的。
 
    这个故事是解释海水何以会味咸的。虽然“弗拉狄”无疑就是“弗雷”的一声之传,可这位丹麦的半历史国君在性格上已经和弗雷大大不同。古代的传说大抵都是这样混淆而错乱的。
 

  (网络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