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西里斯死而复生7:衣服背后的阴谋

文章来源:神话传说故事网   发布时间:2015-06-01   点击数:
    光阴似箭,转眼三年过去了。
 
    丑八怪塞特一直没有找到可乘之机,害死兄长奥西里斯,篡夺埃及王位。不过,他结识了一大批狐朋狗友,在罪恶的生活中消磨着时光。他们四处煽风点火,挑起事端,以便发动骚乱,趁骚乱之际害死奥西里斯,然后羁占美丽聪明的嫂嫂爱茜丝,但遗憾的是,他的阴谋失败了。
 
    塞特并没有死心,嫉妒罪恶之火在他的心中熊熊燃烧。他发誓千方百计也要杀掉兄长奥西里斯。后来,他苦心经营、绞尽脑汁,想出了一个罪恶的阴谋。
 
    一天,塞特进宫去见自己的兄长、埃及国王奥西里斯。
 
    到了宫门口,塞特探头一望,他心头不禁一阵狂喜:这正是一个绝妙的好机会啊,奥西里斯一人正在忙碌着批阅文件。
 
    见到塞特,善良的奥西里斯急忙起身,关切地问道:“噢竺亲爱的兄弟,你的身体好吗?”
 
    “啊!亲爱的哥哥,我的身体很好。您的身体怎么样,”塞特故装温和地接着说,“亲爱的哥哥,为了证明我对您的忠诚和尊敬,今天,我要送给您一件礼物。”说着,塞特便从衣袋里取出一件东西来。
 
    原来是一段织物,这织物是绝非寻常的埃及织品,它是那样的精细光滑,在阳光的照耀下发出五彩斑斓的亮光,犹如雨后天空出现的色彩艳丽的彩虹。真可谓是一件稀世珍品啊!
 
    奥西里斯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精美漂亮的织物,他被深深地吸引住了,按捺不住内心的喜悦,他惊呼道:“啊,多么出色的织品啊!在我的国土上,还从没见到过如此漂亮的织物呢!”
 
    “哥哥,这么说,这东西正可以弥补您的不足了?您作为一国之君,应该拥有世界上最精美的织品。依我看,您可以用它缝制一件衣服,穿上它,更能显示出您的威风嘛!”狡诈的塞特见奥西里斯上钩了,心里不禁一阵暗喜。
 
    “谢谢你了,我亲爱的弟弟!”奥西里斯充满感激地说,“你这样慷慨大方,我很感激。”
 
    奥西里斯一边说粉感谢的话,一边命令手下的侍卫将织物送到皇家裁衣官那里去。塞特一看此情景,他赶快请求奥西里斯说:“我的好哥哥,依我看,如果将这块织物随便找人裁裁做做,那会黯然失色不少的。这样吧,请允许我亲自为哥哥量体裁衣吧。能为哥哥效劳,我感到无比高兴。”塞特的语气装得特别和气与真诚。
 
    “这太好啦。如果你真的愿意这样做的话,我还会有什么意见呢?”可怜的奥西里斯不知这正是塞特的圈套,竟答应了塞特的请求。
 
    奥西里斯对自己的坏兄弟塞特的卑鄙险恶用心毫无察觉,他站起身,让塞特仔细地量身体的尺寸。这时,只见塞特的脸上掠过一丝阴险而得意的微笑。
 
    过了一会儿,尺寸量完了,塞特对奥西里斯说:“亲爱的哥哥,我,定用最快的时间完成这件衣服。保证穿在您的身上,不大不小正好合身。”狡猾的塞特其实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有更险恶的用心,那就是,按照他量的奥西里斯的尺寸,做一只木匣子。以便瞅准时机,将哥哥奥西里斯骗进去,置他于死地。
 
    塞特终于找到了处死奥西里斯的好办法。他急忙赶回自己的住处,找到了他那些狐朋狗友。经过一番密谋,一小时后,他们就匆匆上路了。
 
    塞特一行匆匆来到了一大片沼泽地,沼泽地边上有一间矮小破旧的茅屋。他们几人鳖进了茅屋,然后紧关上门。只听得屋内一阵阵刀砍斧凿声,还有锯木头的味味声,他们正在屋里做什么呢?
 
    塞特一行鬼鬼祟祟地从茅屋里出来了。过了三天三夜,塞特一行鬼鬼祟祟的从茅屋里出来,他们手里抬着一个长方形的东西,周围用亚麻布包裹得严严实实。其中一个人悄悄地对同伴低声耳语。塞特默不作声,神情显得有些紧张。
 
    人们悄无声息地抬着那东西走向小船,他们先把小船推到通往河流的狭窄的河道上,然后把那个长方形的东西小心地放到小船上。然后,小船就像一支离弦的箭一般载着他们及那长方形的东西驶进了滚滚奔流的尼罗河。
 
    第二天夜里,小船漂到了底比斯城。然后,塞特一行把那长方形的神秘的东西悄悄地运进了塞特的住处。一轮旭日冉冉从东方升起,金灿灿的阳光洒遍整个埃及大地。塞特很早就起来了,他带上用那块精美织品做好的衣服,去见奥西里斯。
 
    兄弟俩互致问候。塞特把衣服递到国王奥西里斯面前,很有礼貌地说:“亲爱的哥哥,请您试试这衣服吧。”
 
    奥西里斯穿上了漂亮的衣服,这衣服做得是多么的精细,多么的合体啊!当衣服穿在奥西里斯伟岸俊美的身上时。霎时间。金碧辉煌的王宫更加显得耀眼夺目了。奥西里斯显得更加英俊潇洒,风度翩翩,他对塞特亲手缝制的衣服极为满意。
 
    “亲爱的哥哥,您穿上这件衣服更显得尊贵和威风了。”塞特虚心假意地恭维粉。他话头一转说:“为了庆祝您的新衣,我今晚特地安排了一场宴会。请哥哥赏脸参加,这样我就感到心满意足了。”
 
    奥西里斯听完塞特的这番话,他不禁一愣。因为他清楚,塞特的那些狐朋狗友都是嗜酒成性、不做好事的。一想到这些,他就感到恶心。可眼下的宴会,他又觉得应该参加,否则,岂不辜负自己弟弟的一番好意。想到此。奥西里斯点点头,他再次答应了塞特的请求。
 

  (网络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