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传说 > 僵尸传说 >

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僵尸(上)

文章来源:神话传说故事网   发布时间:2014-06-30   点击数:
  老子是一条僵尸,不是能赤地千里的旱魃,不是戴顶戴花翎的清代僵尸,也不是《生化危机》里被病毒感染的高攻击丧尸,更不是害怕黑驴蹄子的紫僵、毛僵、飞僵,我只是《植物大战僵尸》里的僵尸。我出身不好,体质弱,手无寸铁,也没钱买装备,是僵尸博士帝国麾下最低等的僵尸。听我的前辈们说,干我们这一行的,出身低,资质挫,干的都是些掉脑袋的事,唯一值得骄傲的,就是冲在最前头的总是我们。
 
  我觉得前辈们总是在自慰,明知道是去送死,还说得那么光彩。我亲眼看着我的朋友在上次攻打后院的战斗中,面对最低级的豌豆射手,五粒豌豆掉手,十粒豌豆掉脑袋。
 
  我小时候不明白,为什么明明带着路障的僵尸和带着顾城帽子的铁桶僵尸防御力高得多,还要躲在我们后面。他们本可以趁着对方立足未稳,植物还没形成规模,利用装备掩护冲锋陷阵,一举夺得脑子。他们其实是不敢,怕对方演的是空城计,怕地下藏着土豆地雷。他们畏首畏尾,却还振振有辞。我们就这样被第一个送上战场,然后看着对面向日葵的笑脸,享受着豌豆射手稳定的火力输出,或者用命充当排雷兵。啪一声,尸骨无存。
 
  靠着褴褛的西服,我们那令人怜惜的防御,连向日葵有几片叶子都还没看清,便两眼一黑,掉了脑袋。我听有个前辈们说,他祖上有一位,靠着无比的英勇和气数,竟然近距离瞻仰过向日葵,还咬了一口。可惜。被一口从天而降的窝瓜压死。他含着热泪诉说着祖上的光荣,死得其所,重于泰山。帝国为了奖励他祖先的奋勇和贡献,奖励给他家一个铁桶帽子。他拿着那个被打成筛子一样的铁桶帽子,追思他的父亲带着它冲锋陷阵的往事。
 
  我其实特别嫉妒那些有装备的。他们防御力高,薪水高,还不用第一个出来送死。有些带着高级装备的属于僵尸博士冕下的嫡系,全身美式器械,还闪着烤蓝的光芒。我知道有一种僵尸比我还弱,就是那种骑在伽刚特尔身上的小鬼僵尸。靠着巨型僵尸伽刚特尔的超强防御,小鬼僵尸可以被丢出去,一步就直面豌豆射手,运气好就只剩下向日葵。其实,我也想被伽刚特尔丢出去,直接面对向日葵。
 
  能数清向日葵有几片叶子,一直是我藏在心里的梦想。
 
  在我们军营里,有空军、陆军、海军,还有地下部队。我们的空军部队,主要是气球僵尸和少部分蹦极僵尸。有时候我们会嘲笑气球僵尸那佝偻样,腰都无法挺直。但上次表彰大会时,就是依靠这些先天残疾的气球僵尸,攻下后院,取得脑子。
 
  他们能悄无声息前进,只要避开两种植物,便可以一路畅通,去迎接属于他们的机会。很多气球僵尸死在割草机下,为大部队创造了机会。蹦极僵尸是最安全的僵尸,很少有上战场阵亡的。据说能当上蹦极僵尸的都是僵尸博士的亲戚。其实地下部队的矿工僵尸是最憋屈的。他们明明可以直接冲向屋子,取得脑子,却还要回过头来帮大部队清除火力,直到阵亡。据僵尸帝国小道消息称:矿工僵尸都是博士不信任的人。

  (网络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