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三爷怒训洋兵

文章来源:神话传说故事网   发布时间:2015-05-25   点击数:
    一天,张三爷到朋友家去串门,这位朋友有个胖小子,张三爷很喜爱,就用小藤子车推着他去玩。
 
    张三爷溜溜达达地推着这胖小子进城,到镇江胡同口,见有许多人。不知出了什么事,张三爷爱看热闹,直奔胡同而来。这儿有拉牌儿车的(牌儿:是进东交民巷的牌照)认识张三爷,说:“三爷,您别往前去了,出了事啦,有几个外国兵喝醉了,撒酒疯哪。”
 
    这些外国人一半是醉,一半是胡闹,拿中国人不当人。看见中国人不是踢就是闹,围着的人,又怕挨打,又想看热闹。拉牌儿的是好意:“三爷,您别往前去了,别把孩子吓着。”正说着,外国兵就过来了。您看三爷有多大臂力,用一只手连小车带小孩就举起来了。举起二尺多高,转身就往旁边一搁,怕碰着这胖小子。
 
    这个外国兵是有点糊涂了,像这个,你看见这老头儿一只手就把小车和孩子举起二尺多高,你还不躲躲。嘿!张三爷刚把小孩搁在那儿,外国兵过来就给张三爷一美国拳,这外国兵打人哪,总是抢着照鼻子给一下,程咬金斧子三下半,打着您就趴下了,打不着也就完了。张三只爷一看拳头打过来,一低头,那就是缩小绵软巧的功夫。
 
    这个外国兵的拳头“梆”打墙上了。“得不得不得不”直叫,这意思是真疼,他没打着张三爷,急了!上去就抓张三爷的脑袋,张三爷一瞧乐了,一歪身,拿一个手指头扣他的手背,往下一按,这外国兵不知喊了一声什么,就坐下了,这三爷也不伤他,那时候也不敢伤外国人。伤了他们,那娄子就大了。
 
    闹的工夫不小了,后边又来了一个外国兵,一看那个坐在那儿没起来,上手要打张三爷,张三爷俩一指头一捅这个外国兵的腿,那个外国兵真听话,趴在那儿,北京话叫狗吃屎。大马趴。还有几个外国兵就要群上,没想到就在这时候,来了一辆汽车。这车里坐着谁呀?是内一区的韩署员。汽车一到,人呼啦一散,韩署员和那几个外国兵一搭话。
 
    外国兵气势汹汹,摇头摆尾、撇唇拉嘴,根本就不把韩署员放在眼里。韩署员这个气呀!一瞧,挨打的赶情是醉鬼张三爷,干嘛哪?张三爷把两个外国兵打倒后,自己太阳穴也瘪了,腮帮子也塌下去了,嘴里头往外漾白沫子。韩署员认识张三爷。准知张毛爷不会让外国兵打了,这全是功夫。这叫“做样子”给外国人看,咱们赢了,又不能闹出国际纠纷来。
 
    汽车里头还坐着两个宪兵呢,这时宪兵下汽车了,跟外国兵嘀哩咕噜一说,意思是:“你们为什么喝醉了?”“啊,我们是喝醉了。”“为什么惹事?”“啊……”“怎么着?快说!”
 
    别看外国兵跟韩署员气势汹汹,瞧见他们的宪兵,照样吓得避猫鼠似的。外国犯了错儿回去就是关禁闭,关禁闭就不自由了,所以他们见了宪兵不敢像见了韩署员那样。韩署员赶紧过去,跟两个宪兵咕噜咕咯一说,宪兵呱啦呱啦一答复,你瞧打成个什么样子!
 
    这个宪兵也知道他们的兵爱闹事,多少也得讲点理,当时一看张三爷直漾白沫子,地土趴着一个,坐着一个。没别的说的,叫这俩人给张三爷敬了两个礼。张三爷见台阶就下,见好就收,也没说什么,一摆手就叫他们走了。
 
    等洋兵走远了,张三爷哈哈大笑,掏出手绢来。擦了擦嘴上的白沫子,大伙儿都围上去了,有认识的,有不认识的,“张大爷”、“花哥”、“三爷”,“你怎么样啊?”
 
    “没事儿,没事儿,我今儿个轻轻的教训教训这帮小子们。”说完,哈哈大笑,这些围着的人们高兴啊。谁敢打外国兵啊。老爷子就敢打出气呀,心里痛快!
 
    张三爷辞别大家,推着小藤子车走了。
 

  (网络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