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八仙 > 吕洞宾故事 >

白氏郎传奇(上)

文章来源:神话传说故事网   发布时间:2015-04-07   点击数:
    俗话说。“济宁州的货全,泰山上的神全。”这话一点不假。
 
    泰山上的神为什么这么多、这么全呢?这里还有一段很有趣的故事哩。
 
    相传在很久以前,吕洞宾铁拐李等八人来到泰山上修仙学道。在泰山上同时修仙的还有一个女子叫白牡丹。这一天,吕洞宾出来游玩,遇到白牡丹。他见她长得十分俏丽,真像一朵盛开的牡丹花,人间竟有这样的美*女,就动了心。
 
    吕洞宾回到洞里之后,心中时刻想着白牡丹,抽空就去找她,这就是我们常说的“洞宾戏牡丹”。
 
    不久,白牡丹怀了孕,吕洞宾违了仙规,折去五百年的道业,白牡丹再也不能继续修仙了。众仙都笑话她,她便离开泰山,奔向东南而去,一直来到了徂徕山,在一个小村子南面的破庙里住下。以后生了个儿子,白牡丹给他取名叫白氏郎。
 
    白氏郎长到八、九岁,真比别的小孩伶俐得多,白牡丹就叫他到山阳庄去上学。两庄相隔五、六里路,中间有一条小河。
 
    说来也奇怪,白氏郎一到河边,便有一个老头说:“别脱鞋了,我背你过去吧!”
 
    白氏郎便趴在老头的背上,老头就把他背过去了。放学回来,老头又在河的洗岸把他背过来。天天都是这样。
 
    眼睁睁进了腊月,这一次,白氏郎放学回来,白牡丹对他说:“你过河可要注意,别冻环了脚。”
 
    白氏郎说:“我过河从来不脱鞋。”
 
    白牡丹惊奇地问:“不脱鞋怎么过河?”
 
    白氏郎便把老头背他过河的事说了一遍,白牡丹听后很纳罕,便说:“你再上学的时候,问问他为什么背你。”白氏郎点头答应了。
 
    第二天,白氏郎又来到河边,只见这老头早就在那里等着呢。白氏郎便问他:“这么多人你不背他们,为什么偏偏背我呢?”
 
    老头说:“他们没那个命。”
 
    白氏郎连忙问:“我有哪个命呢?”老头说:“你是一朝人王帝主,以后要当皇帝。”
 
    白氏郎听后,记在心里。
 
    白氏郎回到家里同母亲说了这件事,白牡丹听后,非常高兴。
 
    这一天,正是腊月二十三,白牡丹不但得买菜、办年货,还得准备摆供,打发灶王爷上天。她家中贫寒,又没亲人,因她生了个私生子,别人都瞧不起她,借没处借,求没处求,非常着急,又和众邻居吵了嘴,自己在家生闷气。气还没消,白氏郎哭着回家来了。白牡丹连忙问他:“好孩子,你哭什么?”
 
    白氏郎说:“人家的孩子都骂我,说我是没爹的!”
 
    白牡丹听了,连忙说:“好孩子,另哭了,叫他们先骂着吧,你好好上学,我给你下饺子去。”
 
    白氏郎不哭了。白牡丹来到饭屋里,心想:只因没男人,街坊邻居也给我受气,孩子上学也被人欺负……
 
    她越想越恼,越想越气,拿起了一根火棒,抬头看见了灶王爷,便用大棒敲着灶王爷的脸说:“灶王爷啊灶王爷,你看着吧,要是我的儿得了帝位,我有仇的报仇,有怨的报怨,非杀个血流成河不可!”
 
    她越说越气,越气越用力,连着打了十几火棒,把可怜的灶王爷的鼻子打破了,门牙也打掉了。
 
    灶王爷来到天上见了玉皇大帝,跪在地上说:“大帝啊,可了不得啦!”
 
    玉皇大帝一看,灶君满脸是血,一颗牙齿还在外边耷拉着,问:“怎么啦?”
 
    灶君说:“这是白氏郎他娘打的,她还说:‘要是我的儿子得了帝位,我有仇的报仇,有怨的报怨,非杀个血流成河不可。’”
 
    玉皇大帝一听很生气,说:“这还了得!当一个平民百姓,谁还不得罪几个人,有罪就杀,那还能行!再说还没有帝位就把灶君先打了一顿,要是得了帝位还要天吗?”便吩咐四员天将:“到来年的龙节,先抽去白氏郎的龙筋!”
 
    再说白氏郎这天又上学去,白胡子老头仍然在河边等着。
 
    白氏郎来到跟前,老头说:“我就背你这一次了。”
 
    白氏郎忙问:“为什么?”
 
    老头说:“你娘说瞎了话了。”说着就把事情的原因说了一遍。
 
    白氏郎听后,连忙跪下说:“好爷爷,你想办法救救我。”
 
    老头说:“我也没办法救你了,玉皇大帝已下了御旨,来年龙节抽你的龙筋。现在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在抽龙筋的时候,一定咬着牙,不要吱声,这样只能抽没了你身上的,抽不了你嘴里的,剩下一个龙牙玉口,你说一句还当一句。”说完,老头就不见了。
 
    白氏郎回到家里,娘俩抱头哭了一场。白牡丹摸着他的头说。“孩子,别哭了,到那一天我把你藏起来,叫他们找不着你就行了。”
 
    白氏郎一听也是好主意。一过了年,娘俩就数着天数过日子,谁知又数错了天数,这一年的正月是小月,二十九天,本来已经是二月二了,白氏郎还认为是二月初一呢。早起白氏郎又上学去,刚走到半路上,只见天上忽然起了一块黑云彩,一个闪跟着一个雷,真把人的耳朵都震聋了。白氏郎一看,知道坏了,他见路边有一块坟地,就跑到那里,爬到供台石桌子底下。刚刚趴下,只听一个沉雷,把石桌子掀在一边,开始抽他的龙筋。白氏郎咬着牙,闭着眼,忍着抽筋剥皮、脱胎换骨的剧痛,一声不吭……

  (网络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